飞言情

第4章

作者:俞飞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哼!”

    “还是,你认为别人比你更优秀?”

    “你不用激我。”燕两行看了局长一眼,又恢复一贯的冷漠表情。“老马、小宋、雷公都比我优秀,你派他们吧!”

    局长这可傻眼了,想不到这家伙软硬不吃。“燕两行!你别以为老子真的不会动你。再抗命,你就等着上街指挥交通!”

    “街上车多、人多,贼想必也少不了。”燕两行神色不变,淡淡地说。“你最好再多配把枪给我,免得子弹不够用。”

    “他妈的!你真以为老子不敢?我马上下条子,让你这混球上街去威风威风!”局长险些没气得吐血,动笔就写调职令。

    马长青见情况弄得僵了,低声劝道:“头儿,你就委屈一点嘛!让个娘儿们跟着有什么大不了的?兄弟们可都羡慕得紧……”

    “你要羡慕,你去!”

    局长破口大骂:“这小子没鸟蛋,连跟女人说句话都不敢,怎么敢让女人跟着?”

    “局长,你别逗了!头儿是咱们局里出了名的硬汉,怎么会怕女人?”马长青刚想笑,却见燕两行脸色发青,忍不住问:“头儿,该、该不会是真的……”

    “笑话!我燕两行天不怕、地不怕,会怕女人?你脑筋秀逗了啊!”燕两行话忽然多了起来。“给个女人成天跟着,成何体统?再说我们是重案组,成天水里来火里去,干的是玩命的勾当,有个女人在旁碍手碍脚,还想活命不要?再说女人又会哭、又会闹、又爱使小性儿,还有……”

    “喂!你这头沙猪说完了没?”一名少女像旋风似地冲了进来,劈头就骂。

    “你是谁?”燕两行看了眼前少女一眼,马上别过脸去,冷冰冰地问。

    “本姑娘叫丁当当!”丁当当见他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不由得心头火起。“西游记说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我还不相信;今天看了阁下一眼、听了阁下高论,嘿!嘿!想不信都不行。”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要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怎么会看不起女人?”丁当当好整以暇地说。

    燕两行脸色微变,冷哼了一声。

    “丁小姐还真是风趣。”辛七郎跟着走了进来,见丁当当还要继续说下去,忙拉住她,笑着打圆场。“对了,还没跟各位介绍,这位丁小姐就是电视台方面派来的编剧;往后几周,还要请各位多多帮忙协助。”

    丁当当白了燕两行一眼,随即笑意盈盈地说:“我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还请各位大哥多多照顾……”

    “照顾就免了,早知道你什么都不懂。”燕两行冷笑一声。

    丁当当闻言,柳眉倒竖,又要发难,辛七郎忙抢着说:“对了,局长,你说的高手是哪位?现在可以公布了吧?!”

    “还能有哪位?就是这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家伙!”局长北了比燕两行,没好气地说。

    “为什么是这头沙猪?”丁当当叫了起来。

    “说话客气一点!”燕两行眼睛仍是看着天花板,语调冷淡地说。“因为你们要高手,而我,正是第一流的高手。”

    “喔?”

    “不过,我不会让个大麻烦跟在旁边碍手碍脚的。”

    “你在说我?”丁当当眉间泛起一股杀气。

    “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燕两行淡淡地说。

    丁当当见他从头至尾始终盯着天花板,正眼也不瞧自己一下,忍不住大声说:“喂!你妈妈难道没教你,跟别人说话要看着对方?”

    “你不是说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燕两行脸一红,仍是看着天花板。

    丁当当登时语塞。

    “这混球马上就要被发配边疆了!丁小姐,我换个人给你采访。”局长恶狠狠地瞪了燕两行一眼,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再让你这混球在这里待下去,老子非得给你气死不可!”

    丁当当却存心和燕两行杠上了似的,忽然笑嘻嘻地说:“我们家乡有个奇人,嘴巴生得特别大,上嘴唇顶天,下嘴唇着地……”

    “这太扯了!那他身体不就没地方长了?”马长青忍不住插嘴。

    “谁叫这家伙只生一张嘴呢!”丁当当瞟了燕两行一眼,悠悠地说。“就像有人开口一流、闭口一流,却没半点真本事。”

    马长青一愣,随即会意,想笑又不敢笑,憋着不敢出声;燕两行却已寒了脸,冷冷地问:“你在说我?”

    “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丁当当也故意学他看着天花板,一脸正经。

    “你……”

    “要真有本事,为什么不敢让别人采访?”丁当当仍是盯着天花板,看得都快变成斗鸡眼了。“唉!现在的男子汉怎么都只剩一张嘴……”

    “臭丫头给我闭嘴!要采访是吧?你要活得不耐烦,尽管跟来!”燕两行快被气死了,勉强压下怒火,一甩门,大步走了出去。

    “真不懂这天花板究竟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有老鼠在上头打架?”丁当当柔了柔眼睛,喃喃自语,也追了出去。

    “够酷、够冷、够硬!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硬汉中的硬汉!”马长青望着被甩得摇摇晃晃的门,一脸崇拜。

    “你在说谁?”局长喝了口茶,随口问道。

    “当然是头儿啊!”马长青一脸看到怪物的表情,要不是发问的是自己长官,早就开骂了。“你看那个丁小姐长得多漂亮,头儿却连正眼也不瞧她一下,语调口气又冷又酷,果然是男子汉、大丈夫……”

    “瞎了你的狗眼啦!”局长一口茶全喷了出来,笑骂。“你究竟来局里几年了?”

    “三年又五个月了啊!有什么问题?”

    “咱们局里有几个女警?”

    “少说也有二十来个,咦?局长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你来的这几年,有看过‘燕三快’和这些女同事说过话吗?”

    “这、这……”马长青愣住了,勉强说:“我、我想真英雄、大丈夫都是这个样子的吧?水浒传里的英雄也都不大爱搭理女人……”

    “英雄?我看是狗熊才对!”局长白了他一眼,悠悠地说。“燕三快?子弹用得快、案子破得快,我看躲女人更快!嘿嘿!这下有他苦头好吃啦!”

    无星无月,路灯也坏了两盏,小巷里幽暗阒静,颇为寂寥冷清;而当北风起处,满地落叶乱舞,不时发出的“沙!沙!”之声,更平添了些许陰森之气。

    “喂!你就住这里啊?”丁当当抱着大黑猫下了车,颇感兴味地左顾右盼。

    “怕了?”燕两行也下了车,望着天空冷冷地说。

    “为什么要怕?”丁当当摇头晃脑地说。“人少、车少、烦恼就少,躲在这里肯定没问题……”

    “躲?”燕两行将目光从天边移到眼前,冷冰冰地说:“你死皮赖脸住到我家,原来不是为了工作,而是逃难来着?”

    “笑、笑话!我逃什么难?”丁当当发现自己说溜嘴,涨红了脸说。“要写出一流的剧本,你以为和吃饭喝茶一样容易啊?我不跟你住一起,怎么了解警察的点点滴滴、甘苦悲喜?你以为我喜欢住你家啊?臭美!我这是敬业,你懂不懂?敬业!”

    丁当当罗哩罗嗦念了一堆,心里也在暗暗叫苦;要不是有洁癖的耿清秋死也不让自己住到她家,害她在办公室里窝了两天,吹足了冷风,她也不想住到这头沙猪家里啊!

    燕两行发现丁当当张大了眼睛瞪着自己,忙又把目光移向天际。“敬业?敬业为什么还带着这只不知道是猪还是狗的大黑球来?你把我家当猪圈不成!”

    “你眼睛脱窗了啊?这位是我的猫弟弟‘咪咪’,不是猪也不是狗,笨蛋!”丁当当白了他一眼,摸了摸在怀中撒娇的大黑猫,无限怜惜地说。“‘咪咪’很黏我,它一天没见到我,就吃不下也睡不着,我当然要把它带在身边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