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章

作者:俞飞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1章(1)

    不到十坪见方的房间,却布置得颇为舒适典雅,只不过一左一右,却又呈现截然不同的风格。

    左边齐齐整整的书架中,如行军行伍般排列着一本又一本的原文书:药理学、病理学、药物事典,全是令人望而生畏的书名;纤尘不染的书桌上,端端正正地摆着尚未完稿的报告,笔迹也是一丝不苟。

    书桌前有名少女端坐如松,低首敛眉,神情闲适地翻阅手中的小说。

    书桌旁的一张双人床上,却有另一名少女正卖力地将棉被卷成一个大甜筒,然后慢慢地将身子一点一点地钻进“甜筒”里;直到身体全钻了进去,才把头探出来,一脸满足。

    “啊!”躺在“甜筒”中的女孩忽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桌前少女拾起头来,轻声询问。

    “我书还放在桌上,没拿过来。”

    “你的书桌就在旁边,起床拿一下下就好了?”

    “不要!人家好不容易才钻进来,才不要又钻出去。”“甜筒”中的女孩把头摇得像博浪鼓似的,央求道:“二姊,你帮我拿一下嘛!”

    丁叮叮叹了口气,起身绕过床,站在她的书桌前,望着被一堆垃圾淹没的桌子,皱眉说:“当当,你说的是哪一本啊?”

    “就是谷地惠美子那本‘明日的王样’嘛!”

    丁叮叮仔细翻了翻桌子,除了一罐喝了一半的可乐、一颗咬了一口的苹果和一包只剩渣滓的洋芋片外,什么也没看到。“没有啊?你是放到哪里了?”

    丁当当侧着头想了想,不太有把握地说:“不在桌上的话,大概、大概是塞到书架里了?”

    丁叮叮看了一眼书架;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刽”旁放着曹雪芹的“红楼梦”,泰戈尔的“漂鸟集”上头压着北条司的“城市猎人”,更绝的是,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间却夹着一本“全瓶梅”,全然的乱无章法,毫无规则可言。

    “你的书塞得乱七八糟,又不许别人整理,真不懂你是怎么想的?”丁叮叮又叹了口气,在叠得像座小山的书堆中,帮她找书。

    “你一帮我整理,我就找不到要看的书了。”丁当当笑意盈盈,露出浅浅的酒窝。

    “我不帮你整理,你不也一样找不到?”丁叮叮好不容易在一本食谱底下,找到那本漫画。“是这本吧?”

    丁当当眼睛登时亮了起来。“对!对!对!二姊真厉害,一下子就找到了!”伸手就要拿书。

    “真是败给你了,现在居然还有心情看漫画?”丁叮叮将书递给妹妹,侧身坐在她的旁边。

    “天蓝蓝的、风轻轻的、云高高的,我怎么会没心情看漫画?”丁当当瞥了一眼窗外,不解地问。

    “还在装傻?你真的要气死你小编吗?”

    “她不会又打电话来了吧?”丁当当心头一惊。

    “你说呢?”丁叮叮看了一眼她手上漫画,无奈地说。“她说你要是再不交稿,她就要杀你全家,连二姊我都有生命危险了!”

    “你是医生,病房也是现成的,砍个几刀大概不碍事,我可就不成了。”丁当当皱起眉头,喃喃自语。“小编看来真是气疯了,我、我得避避风头才行……”

    “还在胡说八道?”丁叮叮白了妹妹一眼,劝道:“你就安安分分地坐到书桌前,乖乖写稿,不就没事了?也省得人家三天两头催稿。”

    “真要这么简单就好了!”丁当当已经翻起了漫画,边看边说。“我想写的她不许我写,她要我写的……唉……”

    “怎么唉声叹气起来了?这不像你喔!”丁叮叮轻抚妹妹的秀发,柔声说。“你想写怎样的故事啊?”

    “我本来打算写一个妓女,虽然受尽男人的欺凌侮辱,命如草芥,却自立自强的故事。”丁当当愈说愈兴奋,眼睛也闪闪发光。“这个妓女虽然出身下贱,却是心比天高;而且她骄傲、她任性、她痴狂、她潇洒,她虽然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却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

    “可是什么?”丁叮叮也听得出了神。

    “可是男人全是瞎了眼的混蛋,只在乎薄薄的一片处女膜,却忽略了光风霁月的性灵比什么都难能可贵!”

    “所以,结局是悲剧?”

    “也只能是悲剧了。”丁当当苦笑。

    “我觉得这个故事满动人的啊!小编为什么不许你写?是不是因为是悲剧故事?”

    “那倒不是,很多文艺小说的读者都喜欢看悲剧故事的。”

    “这我就不明白了,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小编要我将女主角设定为卖艺不卖身的名妓,而且,她的第一次只能献给男主角。”丁当当一脸快晕倒的表情,双手一摊倒在枕头上。“男人这种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低等动物,怎么可能把白花花的银子花在所谓‘卖艺不卖身’的妓女身上?真是有够白痴了!”

    丁叮叮也不禁失笑。“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不过,我想小编一定也有她的考量吧?”

    “还能有什么考量?说来说去还不是读者没办法接受女主角不是处女!”丁当当没好气地说。“我连写了十本‘清纯无知’的女主角爱上‘邪肆狂佞’的男主角,写得都快头皮发麻了。再写下去,非变成神经病不可!”

    丁叮叮一脸同情。“可是,你的新书预告已经打出来了,再不开始动笔,只怕……”

    “没关系,这几天本姑娘不出门、不上街,躲在家里当乌龟,我就不信小编堵得到我。”丁当当得意洋洋,笑嘻嘻地说。“反正她只有我的电话,可没这里的地址……”

    “我昨天告诉她了。”

    “什么?”丁当当从床上跳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说什么?你告诉她我们这里的地、地址?”

    丁叮叮一脸歉意,小声地说:“小、小编真的很可怜啊!她在电话里的声音都快哭出来了,所以、所以……”

    “叛徒!大叛徒!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姊姊?”丁当当冲到书桌前,拨开桌上杂物,拿出稿纸,却是一个字也挤不出来。“糟了!糟了!小编要是知道我连一个字也没写,非把我宰了喂狗……”

    “真的、真的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丁叮叮无限同情地站到妹妹身边,跟着帮忙想主意。“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就写一个富家公子爱上贫家女,虽然彼此身分悬殊,但真爱感动天地,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行啦!我的新书预告都打出去了,不能更改故事设定啦!”丁当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哀怨地说。“二姊,明年我坟头的草要是长得太高了,你可要记得帮我清理清理。”

    “还能开玩笑?我看你是死不了的。”丁叮叮莞尔一笑,柔声说。“二姊有时可真不明白你,讨厌男生,又不谈恋爱,怎么会去写文艺小说,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这你就不懂了,一个作者的作品肯定和他的个性相差十万八千里,这就是所谓的‘互补作用’是也。”丁当当谈兴一起,伸出衣袖一抹眼泪,摇头晃脑地说。“所以说,画搞笑漫画的常常是苦瓜脸;画少女漫画的通常长得很抱歉;还有……”

    “停!照你这么说,写文艺小说的,岂不都是爱情绝缘体?”

    “那是自然!”丁当当哈哈一笑,悠悠地说。“天下的男生都是笨蛋草包,我干么和次等动物搅和在一起?我在小说中替读者织梦寻梦,让她们有个逃避现实的避风港,只不过好梦由来最易醒,现实往往是残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