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5章

作者:丹菁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既然不想见到她,那就明说嘛!

    第2章(2)

    「一念!」

    嫩白的浅影伴着微恼的嗔声闯进后院的书房。

    修一念微微抬眸,歛下晦涩的魅眸,目光落在自个儿手中捧着的帐册,彻头彻尾当她不存在。

    「喂,你抬头瞧我一眼有那么难受吗?」澄澈的水眸迸射出赤红的光痕,杏色的唇不自觉的抿紧。「修一念!」

    他这个人怎么这么别扭?倘若他真生她的气,又何必强迫自己不和她计较?

    倘若可以让他好受一点,她是压根儿不在乎挨他的骂;然而这十年来,甭说是骂了,他连瞧都不瞧她一眼!

    漠视她的存在,比给她一顿臭骂还教她难受;年复一年,她和他都已经不是小娃儿了,难不成真要用这种方式过一辈子?

    倘若真是这样,又何必答允娘娶她?

    他这不是拐着弯在拖累自己?

    他爱如此,她可不,她有一身武学,可以跟娘一样浪迹江湖,并不是非得仰赖他不可。

    她只是难受他不睬她罢了。

    「都这么大的人了,做起事、说起话来还是一副娃儿样。」合上手中的帐册,往后倒在铺上锦衾的椅背上,斜眼睨着模糊的她。

    他已经看不清她的面貌了,但却还记得十年前她的面貌,想必现下的她,定有着一副倾国倾城之貌,是不?

    可惜的是,她仍是躁得很,徒有那张美丽的脸蛋,却没颗美丽的心。

    「我……」她错愕不已。

    她以为他真打算和她老死不相往来,也以为他绝对不会开口对她说话,想不到他现下竟然开口了!

    十年了,这是他头一次同她说话。

    「怎么,找我有什么事?」修一念慵懒地以手枕着俊脸。

    她来所为何事,他岂会不知?他只是不想先开口罢了,毕竟这事儿,他心底还没个准头,尚未决定到底该要怎么做,所以……

    「我……那个……」

    没想到会遇上这种场面,不禁让向来聒噪的她开不了口。

    要说吗?女孩子家提这事多丢人啊!可她人都已经站在他面前了,而难得他也打算理她了,若不问,岂不是有点可惜?但是……

    「有你开不了口的事吗?」他冷笑着,妖诡而邪俊。「方才在林子里,你不是还大声地同无常和时晴说,若要你嫁给我,你倒宁可连夜逃离长安?这种大事都能放在嘴边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他可真没想到自个儿还这么沉得住气,居然可以如此平静以对。

    「我才没说我要连夜逃离长安,我是说我要连夜离开长安。」只差一个字,但差一个字意思就可以差很多了。

    逃?她可没那么窝囊。

    她顶多是有点无措罢了。

    「有什么不同?」歛下酸涩的魅眸,轻揉着眉间。「你回去同你娘说,这婚事就当她没提起,免得她女儿打算连夜离开长安,到时候还得派旗下弟子去追人,那可就麻烦了。」

    「你……」衣无愁不禁瞠目结舌。

    真是可恶,十年没正眼瞧他,十年没同他说话,没想到他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相貌俊美看起来还挺人模人样的,说起话来不愠不火却又处处伤人。她怀疑在她尚未害他受伤之前,他便已经很讨厌她了。

    还是无常比较好,至少无常会逗她笑、逗她开心,哪像他……

    「还不回去?」他冷言以对。

    「好,我这就回去告诉我娘,我这个身分低微的舞伶,配不上你这个长安侯,要我娘别再无耻地想攀上你这皇亲国戚!」混帐,能够解除这莫名其妙的婚约,她该感到高兴的,但为何她却觉得闷?

    阔别十年的第一句问候竟是这堆浑话,倒不如别开口。

    「唷,你也知道自个儿是配不上我的吗?」修一念唇角轻挑,勾勒出摄人心魂的笑,然而眉间眸底却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你——」衣无愁气得直跺脚。「十年前怎会没摔烂你这一张嘴!」

    像阵风似的,柔白色的身影随即刮出房外,用他肉眼跟随不上的速度翩然离开,彷若一只他永远无法抓在掌心的斑蝶。

    真要如此吗?

    他迷惘不已。

    「一念,你这回可把话说重了。」开口的是方才在房门口和衣无愁擦身而过的世无常。

    「我说的都是事实。」轻挑起眉,倨傲如他,绝对不会让人发现他的怅惘。

    「你不可能还在记恨十年前的事吧?」世无常大剌剌地在他面前坐下。「倘若真要论起,错的人是我不是无愁,你毋需把满肚子的火都发在她身上,这十年来,你也看见她的努力的,是不?」

    「哼,你可真是疼她,处处不忘为她留点情面;但这话你已经说了十年了,你说不腻,我还真听腻了。」慵懒不变,刻薄不变,他天性如此,也不打算改变。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别再用这种态度对她?」世无常低叹一声,无奈长途跋涉回府,却得面对这麻烦事。

    「你娶她。」

    冷冷的简洁的字句,是他泄露心声的最低限度。

    「我娶她?」世无常不禁发噱。「不可能的,倘若我乾娘真要我娶无愁,早在她两年前及笄的时候便会同我提起了;可她不说,甚至还要咱们这群兄弟离无愁远一点,这不是摆明了她根本不想把无愁配与我们这群受她恩泽的义子们?」

    「那你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她嫁进修府?」修一念挑眉,笑得挑衅。「你该知道我是不会怜香惜玉的,尤其对她。」

    「你不会的,你逞的不过是口舌之快罢了,我这个老大哥会看不懂你对她的心思?」世无常眯起黑眸睐着他微震的身影,尽管只是瞬间,他却没遗漏。「一念,你不需要欺骗自己的。」

    「你说的是你自个儿吧?」他嗤笑。

    他忘了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追逐着她的身影,但是他却记得在她身后的世无常是用什么眼神凝睇着她,更知道她是用什么眼神看世无常;在两小无猜的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他又何苦因为自己而拆散两人?

    况且他的身体……

    「你……」世无常不禁语塞。

    「带她走吧,换作是你,我相信她一定愿意跟你走的。」淡下微露苦涩的魅眸,抹在唇角的依旧是自嘲的笑。

    「我不可能这么做,况且无愁对我不过是兄妹之情。」世无常长叹一口气,又道:「无愁若嫁入修府,我相信你绝对不会亏待她,而乾娘想必也是这么认为,才会当你是不二人选。」

    「你会后悔的。」修一念冷道。

    「带她走,我才会后悔。」

    「愚忠!」他怒道。怎会有男人会亲手把心爱的女人推到别的男人怀里?

    倘若他和他一样拥有一身武学,有着健壮的身体,他又怎会做出如此令他难受的决定?他如此奢望的梦,他竟如此轻易地放弃,真是混蛋!

    第3章(1)

    不对不对,她今儿个到这儿来,不是为了和他对骂,她该沉住气,好好地和他谈谈。阔别十年的第一次对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可那个人偏生了那张坏嘴,出口没半句好话,伤了人也不自知。

    衣无愁倏地停下脚步,一蹬跃上屋檐,有点犹豫不决、举棋不定,但仍是缓缓地往回走。

    她可不是吃饱没事干专找他斗嘴的,可他为何就是不愿给她一点好脸色看?

    十年前的事,她不敢说自己没错,但她知错了,也在反省了,为何他却连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都不给她?

    许久没同他说话了,不该是以这种结局收场。又不是娃儿,她该更沉住气,坐下来好好同他聊聊。

    对,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