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0章

作者:冷音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见那双掌分毫不差的印上了少年好似全无防备的背脊。众人以为这少年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又将遭毒手,不由得一阵惊呼──孰料,本该被击飞出去的身子四平八稳的落了地,反倒是出手偷袭的晁明山竟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这下连东方煜都是瞧得一怔,而白冽予却已于此时回身对向晁明山。腰间归云鞭解,森寒真气散出直逼前方有些动弹不得的晁明山。

    这晁明山以为他重伤未愈,又想擒他做人质,下手自然少了几分力,怎料双掌按上少年背部之时,劲力尚未送出,一股至寒的真气却已先一步贯体而入。

    这股真气至寒至纯,正好是他一身邪异真气的克星,不得已之下只得匆忙后撤,想办法化解体内那丝至寒至纯的真气。

    但他毕竟不是愚人,瞧着柳方宇并未出手,立时明白了这李列打算一对一单挑。眼下他突袭的优势已失,一有逃离的动作只怕马上就会被柳方宇等人攻击,索性暂时绝了念头视情况再做打算。

    不过……

    眸光凝向前方乱了自己所有计画的少年。但见他真气暗聚,衣袂无风自动,竟隐隐给人一股出尘脱俗之感!

    双眉因而一皱。若非这李列,今日他大可就此拖过乃至另谋他法。当日那次暗袭他自认做得十拿九稳,没想到李列竟命大若斯?

    思及至此,心下杀意已生。双掌再次化开,身形跃前已是凌空一掌朝前方少年直袭而去。

    他早豁了出去,邪功全力运起,气势大盛间,双掌已然隐泛起一阵青色。

    这下靠得比较近的人都感受到了他邪功的厉害,忙一一退后化解。倒是白冽予分毫不为所动,气机紧锁敌人,右腕一动已是鞭势急扫而开。

    他出手虽晚于晁明山,可一条银鞭却以惊人的高速诡若灵蛇的钻入对手空隙之中,疾袭其胁下大穴。这下眼光之准、鞭法之好立时引得四周众人一阵惊叹。

    晁明山虽曾见过他与白飒予那战,但他自来托大,怎么也没想到这少年竟有如此眼力,更没想到这条银鞭竟能灵动若斯。眼见银鞭即将点至,回想起先前森寒真气入体的滋味,终于是身形一改,变掌迎向了那灵动异常的银鞭。

    可白冽予却不打算正缨其锋。足尖一点,身形随之流转,银白鞭影舞开,竟硬生生避过了晁明山的掌又一次迎向他的空隙。

    如此往覆间,一鞭双掌已是数十招递过。只是其中白冽予正面迎上晁明山掌力的次数极少,而多是趁隙而入直袭他要害。由于晁明山本存着避开归云鞭、拉近距离攻击李列本身的想法,几次匆忙变招不及让他吃了大亏──他没想到李列鞭法与身法的配合竟能臻至如此境界,身上已然有了几分内伤。

    晁明山使的也是掌,自然清楚对上鞭这等长兵器之时,距离是取胜的一大关键。可惜他因托大又没能摸清对手底子,一开始便失了先机被李列拉开距离。而他本身修为虽高了李列不只一筹,但在招式与身法的配合上却远远不如,连真气的精纯度亦相差甚大。加上过往赖以逞凶的邪功碰上了正好是克星的正宗玄门功法,终于造就了他刻下以掌对鞭,却怎么也无法抢近对手身边的劣势。

    两人就隔着七、八尺的距离这般遥相对决。众人但见那李列身法流转,鞭势灵动而无处不渗,竟就这么把晁明山完全压制了住。在场如东方煜等当然知道晁明山多年修为比李列高了不只一筹,眼下见他竟能以鞭法与身法相配合完全压制对手,心下赞叹间,更已有人暗暗留心起这个少年。

    以晁明山的高傲,又岂受得了这种窝囊气?横竖逃生无望,就让他拉着李列一起陪葬吧!

    他心意既决,当下不再回防,朝眼前少年直袭而去。但见银白鞭影击上,他护身真气被破,一口乌血因而狂喷而出,可去势却始终不改──便在那银白鞭影再一次欺身之际,他双掌一闪一放,已是六枚暗器朝少年疾飞而去。

    也在此时,归云鞭再次击中了他。晁明山早已负伤,这下又是拼着两伤的决心出手,本就没了多少防备,因而又是一口鲜血狠狠喷出。身子已再难支持的落了地。

    只是他这一手暗袭确实阴损至极。白冽予陡然收鞭后防,却仍是让一枚暗器划过了右腰。

    身形因而一震。他敛下鞭势按上右腰,但见伤处鲜血隐泛上青气,正是沾染上青藤的迹象。

    当下疾点几处要穴遏止毒素蔓延。也在此时,晁明山阴冷的笑声响起:

    「嘿嘿……本座固然逃不了,你也别想活命!这『青藤』名列天下奇毒之五,不出半个时辰你就会窒息而死啦!」

    此言一出,众人立时色变。东方煜是知道青藤厉害的,心下骇然间才想上前逼出解药,怎料那晁明山却已先一步抬掌自击天灵盖。

    此掌尽集其残余功力,东方煜赶到之时,晁明山已然气绝而亡。

    这一切来得突然,众人瞧了瞧晁明山的尸身,又瞧了按着右腰微微低喘的少年,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了。先前一直看着的桑凈也于此时冲上了前,想也不想便直奔至李列身畔:「李公子……」

    她这一唤脱口之时,眸中竟已隐隐带上泪水。白冽予虽有些莫名所以,但还是瞧得心中一软。仍然干净的右手轻替她拭去泪水,视线却已于此时改对上逐步走近的东方煜。

    那张俊朗的面容之上神色复杂至斯,甚至隐染上一分悲痛。

    知他心切自己的安危,当下双唇微张已是一句传音过:「带我离开。」

    平静如旧的语音,却让东方煜听得心头一震。

    他是碧风楼楼主,本就是名家子弟,又岂会不知青藤的厉害?可听李列语音仍是平静若斯,他忍不住起了一线希望:说不定李列真有办法应付青藤之毒。

    当下再不犹豫,他一个俯身横抱起李列,轻功全速运起,依着怀中少年的传音指示远离了傲天堡。

    众人见柳方宇如此出手,只道他有解毒之法,自不会加以阻拦。倒是桑凈有些怔然的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回想起先前寒凉指尖抚过面颊的触感,带泪俏容已是微微一红……

    便在柳李二人远遁无踪的情况下,傲天堡之事就此落了幕。

    * * *

    「你当真没事吗?」

    瞧着眼前少年除下上衫、自若仍旧的以清凉溪水冲洗伤口的模样,东方煜忍不住又是这么一句问出。

    就在城内忙着善后之时,城外山林间,算是事件主要当事人的东方煜和白冽予却相对而言要来得悠闲许多。

    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两人所在之处,正是那日东方煜遭袭后白冽予替他清洗伤口的地点。旧地重游,受伤的人换了,一脸忧心之色的却还是同一个。

    从刚才到现在,李列什么药也没吃,仅仅调息一阵后便开始清洗伤口。以青藤毒性之强,东方煜怎么也无法相信他已完全无碍。

    但见眼前少年轻轻摇了摇头,一个伸手同他要过布巾便开始擦拭身体。

    瞧他如此反应,东方煜虽有满腹疑问待解,却终仍是有些无奈的在他身旁歇坐了下。眸光不经意间望向少年半裸的上身。

    这一瞧,视线竟是有些难以移开了……那是毫无一丝瑕疵的躯体,体态匀称优美,肌里紧实、线条流畅。而那见不着一丝伤痕的肌肤更在林间流光映照下,隐隐泛着蛊惑人心的莹润色泽……

    呼吸因而微乱。眸光仓皇间正待移开,却在瞧见他腰间已不再渗血、甚至初步愈合的伤口之时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