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8章

作者:冷音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不好了!擎云山庄……攻、攻过来了……」

    「什么?怎么可能?暗──」

    瞧他如此模样,把守寨口的几人立时围了过来。怎料急问未完,本该伤重欲倒的「同伴」却突然出手,瞬间将四近几人诛杀殆尽。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东方煜。

    之所以如此大才小用,为的就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震慑、清光所有敌人好一举夺下寨口。

    而一切正如预期。有他出手,寻常贼寇又怎有一敌之力?这下迅雷不及掩耳,寨口贼众立时被一扫而空。

    寨口既已取下,山庄人马立时毫无阻碍的直入寨内。东方煜也于此时褪下伪装恢复平时样貌,同白飒予领人杀入山寨。

    青衣众与傲天堡气同连枝、互通声息,自然知道今天就是擎云山庄与傲天堡联手除寇的日子。先前的除寇大会上,对青衣众毫无头绪的擎云山庄除了在一些日程、安排上做些文章外,其余计画几乎都只能由着傲天堡方面安排。潜入会议中的青衣众干部都对白飒予虽然极不甘心、却也只能依言办事的样子印象深刻。对他们而言,假青衣众一亡,他们便能逍遥法外──又怎会料得到本该在相反方向出现的山庄人马竟就这般出现在眼前?

    这仗求的是一举大胜。擎云山庄的人马素质本就不错,人数更比对方多了一倍,又早已摸清地势分布,哪有不手到擒来的可能?便连干部们赖以逃生的密道,也都先一步被山庄严密把守了住。

    这是场一面倒的剿灭行动。一方全无防备,另一方则是准备充分、势在必得。连半个时辰都不到,除了少数贼众仍聚而反抗外,其余部分都已尽入掌控。

    「看到嬴川了吗?」

    解决完东侧的贼寇后,东方煜赶至白飒予身边如此问道。

    后者指了指前方。数十名山庄弟子正企图攻破仍负嵎顽抗的十多名贼众。其中,赫然便有白冽予曾详细描述其长相的嬴川。

    那十多名贼寇以兵器库为据点进行抵抗,由于入口仅有三个人身宽,一时想攻进去却是不易。虽有下属提议用火攻,但为了生擒嬴川,只得作罢。

    瞧着如此情况,东方煜微微蹙眉:「再这么耗下去,只怕会让陆任倚发觉什么。虽说城防已控制进出、傲天堡四近也已落入掌控……但以其实力,仅只那样还不够保险。」

    「既然如此,你我就一起出手吧。」

    「白兄的意思是……?」

    「让弟子们退下,我们直接攻入兵器库。」

    「没问题。」

    行动虽嫌冒险,但两人实力却足以应付。一个对望后,两人身形暴起,朝兵器库门口电射而去。

    见主子飞驰而来,原先企图攻入的山庄弟子立时让开了一条信道。但见白飒予十成功力运起,双掌击出。伴随着凌厉掌风扫过,先前挡在门口的贼人立时被强大的力道击飞开来。

    也在贼人被击飞开的当儿,门口瞬间大开。东方煜抓准机会趁隙而入。日魂离鞘,银芒舞动间,兵器库内的贼人已然倒得七七八八。

    这下大势已去。守在兵器库内的嬴川本还想趁隙逃离,却在望见来人之时放下了兵器。

    他一个手势示意残余同伴不要抵抗。

    「对象是擎云山庄和柳方宇……看来我输得不冤吶。」

    带着深深的感慨,他高举双手如此开口。

    见他已无战意,白飒予虽未完全松下警戒,却仍吩咐属下就此停手。也在同时,东方煜急切地上了前:「你可愿出面证实陆任倚与青衣众勾结之事?」

    他心念李列之仇,首要的目标仍是陆任倚,故有此言。

    闻言,嬴川一阵苦笑。他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只道:「你们究竟是如何发现的?」

    「只能说是你时运不济吧。」

    当然不可能说出真相,故白飒予仅以如此一句应过。

    嬴川面上苦笑因而转深,一个叹息后,任由数名弟子押解着离开了兵器库,却是不答东方煜先前的问题。后者一怔便要追上,可突然递到面前的一张纸却让他停下了动作。

    不解的目光望向对方。但见白飒予笑了笑,道:「应承过柳兄的事,我自不会忘……有这些情报,便是嬴川不肯指控陆任倚,柳兄也能以此为凭替李兄报仇。」

    得他此言,东方煜立时取过那张纸仔细阅读──上头写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三人的背景底细。

    以东方煜的才智,又岂会不知这些情报的重要性?当下深深谢过,而在一个施礼后借过马匹,全速赶回九江城。

    瞧他情急若此,白飒予不由得一阵苦笑。

    情报是给了,用不用得上却是另外一回事。一个手势示意下属放烟花传讯,

    心思却已飘回此刻仍在山庄的弟弟身上。

    不知山庄内,冽应付那齐百洇的行动又进行得如何了?

    * * *

    清晨,天才刚亮,也就在山庄人马攻下山寨前不久,一抹人影悄然窜入警戒远逊于平时的擎云山庄九江分部。

    如果欺敌的行动顺利,就没有擒下白冽予的必要──可即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来了。

    一如前几日所为,循着几乎已烂熟的路线一路潜至他所在的房间。

    同住一房的白飒予早就因青衣众之事而离开。如今,在那房中的,就只剩下那仅有过两面之缘,便让他再也无法忘怀的少年……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心一意想擒下白冽予的齐百洇。

    这几日来,他如同上了瘾一般无法自制的藏身房外,偷听着房内声息、想象着房内那少年的每一个动作……曾经有好几次他都想闯入房中,却终究还是按捺了下。

    而今,以山庄此刻松懈的守备,他想就此带走白冽予该非难事……耳听那房中微弱依旧的吐息,那隐带分凄色的无双容颜随之浮现。情绪瞬间高涨,呼吸亦不自主的有些急促了起来。

    虽知不该过于躁进,可这么好的机会往后只怕再难遇上。况且不论欺敌顺利与否,能擒住白冽予,对他们都是有利无弊吧?

    心下犹豫间,终于是情不自禁的推开窗户,轻声潜入房中。

    内室里,浅葱色床帷轻垂,而在屋外光线的映照下映出了仍自横卧的身影。微弱气息让人心生疼惜的同时,也同样勾起了想将之夺去的残暴欲望。

    咽了咽口水,齐百洇悄声走近,轻轻撩起了床帷。

    随之入眼的身影,是如同记忆中那般蛊惑人心的美丽。锦被仅盖到肩头。散落的长发与衣领交错处,优美的颈项暴露于空气之中。而在那之上的,便是那张流泄着令人迷醉的光彩的……俊美端丽无双的容颜。

    即使他曾放出那么多难听的流言,可在他心里的白冽予,一直是如同刻下睡容般纯净出尘,而又隐带分凄然的。

    他一直深深渴望着……这过于惑人的少年……

    情不自禁的,指尖轻触上那彷若散发着光彩的容颜。触手的肌肤是一如所料的柔滑,而隐透着分寒凉。

    本以为只要触上就好,可一旦碰触便再难满足。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的情景浮现,唇间因而一阵低喘。

    指尖下移,轻抚过他的下颚,而至那过于诱人的颈。

    似乎是感觉到了外来的碰触,眼前的躯体略微翻动了下。锦被一滑,仅以中衣包覆住的肩头因而露出,连同肩背那透着勾人气息的轮廓一起……

    齐百洇出身邪派,在这方面的定力本就不够,刻下又瞧着如此情景,欲火一起已是再难按捺。当下已不顾一切的坐上床畔,一把扯开少年身上仅存的中衣。

    莹润肩头因而暴露于空气之中。受此干扰,本自紧闭的眼帘因而浅睁,而在瞧见这不速之客时一阵惊愕。可呼救声还不及脱口,双唇便已被齐百洇捂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