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3章

作者:冷音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终于知道了……柳方宇的真实身分。

    因为那把剑……那把两人比试之时,他没能看到的剑。

    柳方宇手中的长剑,有着对自己而言过于熟悉的外形……即使不看剑身上以篆文刻下的剑名,他也能喊得出这把剑的名字。

    日魂。

    在他人眼里,这或许只是把来历不明、足称名剑的好剑。可对他白冽予则不然。

    因为他的爱剑,正是与日魂互为表里、成双不成对的月魄。

    日魂月魄是名匠冯二死前最后的登峰造极之作,当年分由父亲与紫衣神剑东方蘅获得。

    他的月魄是得自父亲手中;而柳方宇的日魂,自然是来自于东方蘅了。

    也就是说,柳方宇的真实身份便是东方蘅之子,新任碧风楼楼主东方煜。

    先前对柳方宇的身分诸般猜测,心里虽然多少有了底,可眼前的事实还是让白冽予吃了一惊。

    而柳方宇……不,东方煜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身分竟然会因为一把剑而曝光吧!毕竟,当今天下间能由这把剑猜出其身分的,除碧风楼中人外,便只有父亲和自己了……

    眼前的日魂,有着和自己的爱剑月魄相同的外形及花纹……不同之处,则在于剑身打磨的方式及本身性质的寒热。

    月魄偏寒,日魂偏热;月魄的剑身略带朦胧,日魂的剑身则是光亮无比。

    瞧着眼前让人打从心底感到亲切的长剑,种种情绪已是杂然上涌。

    碧风楼与擎云山庄虽然称不上是敌人,却已多年没有往来──而原因便在于前任碧风楼楼主东方蘅身上。

    江湖上少有人知道当年名震一时的紫衣神剑东方蘅便是碧风楼楼主,却大都清楚东方蘅对白毅杰心存情意。

    然而,白毅杰却只将这位容貌同样不俗的红颜知己当成了妹妹。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也就在白毅杰与兰少桦订婚的那日,东方蘅一气之下立誓再不见他,碧风楼也断绝了与白毅杰、乃至于整个擎云山庄的往来。

    直到今日。

    直到……持有月魄的他,遇见了这个手握日魂的碧风楼楼主……

    「李兄?」

    乍然打断思绪的,是身旁有些急切的呼唤。

    白冽予勉强拉回有些失焦的视线。随之入眼的,是明显解了毒却仍一脸焦急的俊朗面容。

    似乎是以为他受了毒性影响,东方煜边唤着就要探手测他体温。察觉到对方的心思,白冽予一个抬手,在东方煜碰上面具前将之拦下。

    「我没事。」他推开了那只过于温暖的掌,「可以起身了吗?」

    「嗯。但……」

    「那就去山泉边清洗一下吧。」

    不给他任何多说的机会,白冽予将归云鞭缠回腰际,起身便往早先两人品茶的那处山泉行去。

    见他说走就走,东方煜一阵苦笑后,还剑入鞘匆忙跟了上。

    * * *

    确定东方煜已将先前中镖的伤口清洗干净后,白冽予自怀中取出随身伤药上前,示意他坐下好方便上药。

    后者依言照作。但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因而微微一怔,眸光凝向正将某种药膏涂抹上自个儿伤处的少年:「这是伤药吗?好香……」

    「错了,这是万蚁食心膏,一旦渗入体内,不到半刻就会痛如万蚁食心。」

    回想起先前的事情,白冽予神色不改一脸淡漠的答了他的问题,心情却难得的有了些许烦躁。

    柳方宇就是东方煜。那么,他又该以什么态度来交这个朋友呢……

    「你在生气?」

    却在此时,身旁隐带歉意的语音入耳。

    因而不解的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东方煜带着歉意与些许无措的神情。

    「抱歉……我竟然还怀疑你是否会就此远遁。」

    「……我不介意。」

    他从没在意过这件事,却没想到东方煜居然还惦记着。

    怀疑什么的本就是人之常情,更别提两人的交情根本算不上朋友……真要说起来,像东方煜这般信任地任由他上些不知名的药才是奇怪吧?

    听他答得淡漠,东方煜一阵苦笑。

    什么万蚁食心膏他当然是不会信的。而且,就算那真的是什么毒药,他这条命也是李列救下的,当作偿还也就罢了。倒是李列隐隐带些烦躁的语气让他比较担心。

    一直以来,这个少年与其说是冷漠,不如说是保持着一种彷如无波古井的心境,不论任何事都澹然以对──可这样的他却在自己运功驱毒时失神了好一阵,刻下更是流露了些许烦躁的情绪。

    这段时间内两人一直是单独在一起的,能影响李列情绪的外物也只有自己了。所以东方煜才会有方才的那番道歉。

    可眼前少年的一句「我不介意」却又不像在逞强……那么,究竟是什么事让他……?

    疑惑还没个解答,眼前的身影却在将那罐伤药塞入他手中后径自起身,走近山泉清洗双手。

    十五才过不久,清冷月色映着那该算熟悉的身影,某种出尘脱俗的气息随之流泄。浸于冰凉山泉中的双手修长光润,没有分毫因久握兵器而生的硬茧。

    一直以来,那双手总是透着几分寒凉……不,不只是手。便连方才李列紧靠着自己替自己吸出毒血时,那唇、那身子也都透着异于常人的寒凉。

    这李列究竟是什么样的来路?

    如此疑问因而浮现,可东方煜还无暇细想,便因眼前少年明显再度失神的表现而一惊。

    浸于山泉之中的双手不曾移开,而他的视线,就那么停留在自己的双手上。

    因而明白了些什么。心下暗叹间,已自起身走近了他的身边。

    「第一次杀人?」

    「应该是吧。」响应,是平静无改的语音,「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感觉到对方死在我手中。」

    「迷惘吗?」

    「……还好。」

    这点的克服,在白冽予而言并不困难。

    失神的原因固然是因为迷惘;可克服之后萦绕于思绪间的,是该如何面对东方煜。

    而他已经有了答案。

    见东方煜还把药拿在手中,白冽予收回双手,并示意他将药收下。

    「你仇家多,留着吧。」

    「但你……」

    「那是下山前师父给的,我还有。」

    这话半真半假──药膏是他调的,当然还有。

    见他摆明了没有拿回去的意思,东方煜将之收入怀中的同时,也因一日间就欠了他这么多人情感到无奈。回想起先前半强迫的要李列收下那小包铁观音时的情景,心下不禁大叹起真是现世报。

    ──直到此刻,双方才终于算是真正轻松了下来。

    两人就这么在山泉旁歇坐了下。

    夹杂着淡淡秋意,寒凉夜风自林间拂过。

    「现在才想起来……今日我还是头一次看你用鞭。」

    「你不也是?」

    「你是指日魂?要看看吗?」

    「……好。」

    白冽予本无借剑之意,可既听他提出,便也顺势应了。

    自东方煜手中接过长剑。包覆于剑身外的,是另行打造的鞘──正是因为剑鞘的不同,以至于白冽予直到他拔剑才发现一切。

    隐带着一分怀念的,右手握上剑柄。

    长剑离鞘。月光下的剑身,透着迥异于月魄的明亮与些许暖意。

    「这是把很好的剑。」

    「嗯。」

    听他称赞自己的爱剑,东方煜微微一笑,「据说世上尚有一把与这日魂系出同源,互为表里的『月魄』……只可惜我无缘得见。」

    「若能得知剑的下落,总有得见的机会。」

    「……也是。」

    微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后,他颔首应了白冽予的话。

    如此神情令后者有些无奈──若今日他知道身旁坐的便是月魄的所有者,不知会如何作想?

    不过刻下两人皆对对方有所隐瞒,故无奈归无奈,心底倒是没什么愧疚感。隐带分留恋的,寒凉指尖轻抚过剑身……而后,白冽予还剑入鞘,将之递环给东方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