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6章

作者:冷音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仔细想来,他之所以迟迟没将自个儿有办法克服桑建允这个“障碍”的事告诉李列,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嫉妒吧?毕竟,又有谁会甘愿如此轻易地便把喜欢的对象拱手让人?若真能让得如此轻易,那份情意,多半也并不真切吧!

    ――也或许……这些,全不过是他为自己卑劣行为所找的借口。

    如今,三天已过。他,也是时候好好面对、处理这一切了。

    能陪着列的只有他,能支持列、帮助列的更只有他。让列这么陪着他过了三天,他,确实也该好好尽尽自己的承诺了。

    一声叹息后下了决定,东方煜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转身收拾起仍搁着纸墨笔砚的书案。

    以及……一旁纸球堆积成山的字纸篓。

    而在犹豫一阵后,重新拾起一团团纸球,将之摊平迭好、有些慎重地收进了书柜中层的抽屉――里头,还隐约可见得几张十分精致的仕女图稿,以及数个标着女子人名的画轴。

    那些本都是挂在他书房里的得意之作,可就在李列初次来访的那天,他便近乎本能地先一步将那些画通通换成了山水花鸟。回想起来,这只怕也是他早已沦陷的证据吧?就如当初他因瞧着列赠桑净珠钗而一时冲动上了青楼,心中,却始终觉得有些愧疚及忐忑那般……自觉虽是直到近日才有的,但那心头的情感,却一直都是存在着的。

    然后,随着时间流逝转深转浓……终至,无可自拔。

    微微苦笑后按下了有些低沉的心绪,他不再多想,关上抽屉离开书房,转朝友人所在的湖畔行去。

    于此同时,湖畔的白冽予依旧远眺着前方,可心中所想的,却与东方煜先前的推测差了十万八千里。

    直凝着湖面的眸光看似怔然,却潜藏着一丝过于难测的深沉。

    白冽予确实心不在此。但他惦记着的不是桑净,而是那“韬光养晦”、不知在打些什么如意算盘的漠清阁。

    这几日来,他有大半的时间都把心思放在这上头了……只是那漠清阁隐藏行踪的功夫确实高明,几无头绪下,单凭目前所得到的情报根本很难判断出他们真正的目的――毕竟,他最先想到的几种可能,都已随着漠清阁某些表现而被排除在外了。

    既然单从漠清阁近来的行动上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白冽予遂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漠清阁“本身”上头。

    ――或者,该说是漠清阁的“渊源”上头。

    让他开始重视漠清阁的契机,在于上回傲天堡事件中晁明山三人那暗青门的联系……当时,他正是追本溯源地一路追查而下,才发觉了漠清阁这个势力庞大的组织竟有着这样的背景。

    而这,也是他之所以会着意对付漠清阁的主要原因。

    若漠清阁背后真潜伏着一个与山庄、与所谓“武林正道”为敌的势力,那么,他定要在这股势力真正威胁到山庄――或许就是晁明山提过的那个“门主”“回归”――之前,尽已所能地削弱其实力。

    而断其耳目爪牙,自然是最基本的一点了。

    刻意诱使天方和白桦连手,也是为了替他这个多少带有试探意味的行动作掩护,将之掩饰成一般的势力斗争。当然,藉此削弱天方的力量、并掩其耳目为将来的报仇大计作准备,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

    姑且不论漠清阁正把持着情报与暗杀业。若其根本目的在于对抗、甚至颠覆所谓“正道势力”,其最近的行动也是因此而起的话……

    那么,最有可能成为其目的的,就是那件事了。

    父亲同流影谷主西门暮云的约战。

    思及至此,白冽予胸口已是一紧。

    两年前,流影谷的西门晔为了试探擎云山庄,刻意放出白毅杰将与流影谷主西门暮云决战的消息。这个消息在当时虽引起了不少关注,可不论决战的时、地,却始终没有确切的消息流传,只有一些毫无凭据的推测而已。也因此,随着两年的时间过去,这事儿虽偶尔会成为人们闲谈的材料,却多半给当作了无凭无据的谣传。

    单由这点,便可推测出西门晔的用意:他只是藉此试探山庄,并无打算让人知道南安寺的决战。也因此,两大当主将在三个月后的中秋于淮阴南安寺一战之事,始终只有两大势力的高层知晓。

    而今,中秋之期将届,双方为免冲突,事先已约定了于特定时间内暂时撤出淮阴。届时,父亲同西门暮云决战后,不论结果如何,双方都一定有了相当大的损耗。而这对所有与“正道”为敌的人而言,都是最好的机会。

    但漠清阁没有理由、也不应该知道这点才是――除非,两大势力的“高层”中有人因为某些缘故而泄露了这一点。

    例如派系斗争。

    作为做主“泄漏”决战消息的人,若二人决战时真出了什么事,即使西门晔并未真正泄露一切,这笔账仍有可能被算到他头上。而他本已笃定的流影谷主之位自也会因而……

    虽说以西门晔的实力而言,白冽予是挺乐见他被从继承人之位拉下来的。只是这事儿既与父亲有关,他自不可能任其发展。且若那所谓的门主真的有了什么举动,以西门晔的才智与作风,要合作也是最合适的对象。

    他心中既将此人当作了劲敌,自也对其相当欣赏。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仍只是他的推断。或许流影谷方面没有任何人泄露此事,漠清阁的目的也不在那三个月后的一战上。但此事事关重大,他既留心上了,便得察明一切、并先安排好相关的应变方式。

    说到底,之所以会有这南安寺之约,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出在他身上。若父亲真因他的缘故而有了什么……那他,便是万死也难――

    “列。”

    中断了思绪的,是友人熟悉的呼唤。

    这才察觉了那逐渐靠近的脚步声,白冽予眸光一敛转望向对方,心头却已是某种念头一闪而逝。

    可还没来得及细想,心思便已为友人一脸的欲言又止牵引了住。

    “……怎么了吗?”

    心绪一搁,淡淡一问脱口,语调却有着一丝绝不可能于外人面前展露的温柔与关切。

    察觉了这一点,下定决心才打书房来此的东方煜心头一痛,几近占有的欲念瞬间浮上心头――却终究还是给他压抑了下。

    “这么问,或许是有些难为你了……”

    略带着几分吞吐地开了口,胸口却已因为那将届的答案而漫开了阵阵酸意:

    “你……还在惦着桑姑娘吧?”

    “……若我告诉你,这三天来我几乎没想过她,你信么?”

    反问的语调淡然如旧。他虽难得地说出了事情,却自然给误会甚深的东方煜当成了有些动怒的反话。

    几分苦笑因而扬起,他一个上前、双臂略带犹豫地轻环上青年肩头。

    近乎于拥抱,却似又存在着某种……距离的动作。

    “对不起……”

    低低的语音落在耳畔,“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事儿,也不是全然无法可想的。”

    “你是指……?”

    因友人如此一句而起了几分讶异,心下却已隐约猜到了什么。

    只听东方煜一声低叹,松开了本环着他的肩头双臂。

    “……你和桑姑娘的事虽有些困难,却不是没有可能的。我……有些办法能克服擎云山庄这一大障碍,并藉此让桑建允点头……如此一来,你和桑姑娘便能――”

    可话语未完,便给那稍嫌寒凉的无暇右掌止了住。

    贴覆上唇瓣的触感令全无准备的东方煜心头一荡,差点没捧起青年的手细细亲吻起来……可紧接而来的情景和话语,却让有些心猿意马的他当场便是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