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5章

作者:冷音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自然不会了。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吧……咦?”

    才刚胡乱应了过,便因注意到什么而呆了一呆。

    回想着青年方才的话语,东方煜看了看桌上的菜,又看了看眼前仍给自个儿抓着的青年……某个认知因而浮现。他吃惊地瞪大了眼。

    “这、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你似乎十分讶异。”

    “因为我头一遭见着你……”

    响应的话语在明白了什么之时,戛然而止。

    ――也就是说,列是特地为他煮了一桌菜,而且就这么一直等着他回来么?

    虽仍只是个推测,可照如今的情形看来,想必是八九不离十了。

    思及至此,东方煜心下大喜,犹豫恐惧什么地瞬间全给抛在脑后,他想也不想,一个揽臂便将青年紧紧拥入了怀――

    “啊!”

    寒凉躯体方入怀,便已听得了青年一阵低呼。以为被他察觉了什么,猛然醒悟的东方煜身子一僵正欲松手,青年的声音却已再次传来:

    “下颚……”

    “啊?啊……!”

    短短二字让东方煜先是一愣,而随即明白了过来――敢情是他一时情急、二人身长又相差无几,如此一抱,面上未清的胡渣便扎上了青年薄衫下领侧微露的肩颈……本悬着心因而一松,他忙慌慌张张地伸长了脖子以免再次扎到对方。

    可便在他有些艰难伸着脖子时,那总一派澹然的青年却已一抬双臂,轻轻回抱住了他。

    “抱歉……”

    低低的一句道歉脱口,暗含着的情绪却太多也太深。

    友人的举动虽是早已预期到了的,可当那温暖包裹住周身时,心底,却依旧激起了不小的波澜。

    ――但又很快的,化为了令人熟悉的安适。

    即使是在这样炎热夏日,那环绕于周身的温暖,也依旧让人眷恋渴盼。

    只是心绪虽定,愧疚却只有更加深了几分……所以,才有了那过于复杂的一声抱歉。

    而东方煜没有回答。

    脖子虽伸长着,眸光却已带上了让人心醉的温柔――尽管青年是无法瞧见的。

    而后,他稍一使力,回应般再次加重拥抱着怀中躯体的力道……

    *  *  *

    盛夏时节,虽已时近黄昏,那透入屋中的阵阵暑气却仍让人一阵烦躁。

    将手中的笔搁了下,直盯着眼前墨迹未干的纸张好一会儿后,东方煜眉尖微结,半是挫败半是气愤地将纸张揪揉成团,扔进了一旁字纸篓中。

    几乎快满出来的竹篓里堆满了成山的纸球。一张张曾经平整的纸上所勾勒出的姿态虽略有不同,画的,却全是同一个人。

    全是那个……牵系了他所有心绪的青年。

    看着竹篓里白中带黑的纸山,东方煜一阵苦笑。

    自二月初重逢来,除却早先因故分别的一个月外,他二人几乎是时刻相伴、朝夕相对着的。而他,也努力把握着彼此相处的每一刻,将青年的种种姿势神韵深深刻划入心。

    ――明明是只要一闭上眼便能清晰浮现出青年的音容样貌的,可实际动笔的此刻,却……

    他对自己的画艺一向颇有自信,却不论再怎么画,也无法得其神于万一。

    结果,想藉作画抒发内心压抑情思的目的没有达到,还反倒让心底的烦恼又更深了一层……思及至此,东方煜唇角苦笑因而转深,却又在青年身影浮上脑海之际,苦涩添染上过于深切的温柔。

    而在略一犹豫后,侧首启窗,望向了暮色中那于湖畔静静伫立着的身影。

    夕照下,瑰丽的霞色与湖波虽美,却连他一瞬的注意亦没能攫获。交错着过深情意与苦楚的双眸深凝向青年背影,一望,便再难移开视线。

    于家中见着原先遍寻不得的友人也不过是三天前的事。可光只这三天,就已足够让他认清太多东西。

    便如同内心那远超过预期的……过于深刻的情感。

    直直凝视着“友人”的目光如旧,胸口却已是一阵痛楚泛起。

    再次重逢前,他虽震惊于自个儿对青年那种逾越常轨的情愫,却扔以为自个儿能够压抑、能够隐瞒,然后任由那份违常的情愫淡去,再次回归成最初那名为“友情”的情感。

    但他错了。

    他错估了青年的魅力,更错估了那份魅力对本就沦陷的之际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

    他虽一向自认定力过人,可这三天来同李列独处之时,却有好几次险些失控。不但差点便表露出了内心的情感,就连心底暗伏着的蠢动,也……

    加上李列早已习惯了自个儿过剩的肢体接触,又似乎对先前失踪一个月的事有些歉疚,对他一时冲动的拥抱、碰触根本连避也不避。等到他察觉不妙时,又因顾忌着会否给列发觉已身的异样而不敢马上松手。最后的结果,便是一次次虽足称享受,却同样煎熬的经验了。

    也正因为如此,让他更加确切的体认到自个儿内心的情愫早已远远超出了所谓“友情”的范畴――早前没有自觉时还能勉强将之忽略。可如今既已有了自觉,那份名为“欲望”的蠢动便也格外显著了起来。

    若心底的情感真只是“有些过了头的友情”,怕也不至于有这种……渴望亲吻、拥抱,甚至占有的冲动吧?

    说来也可笑。他费了好大的心力才化解青年的心防、让二人有了如此亲密的交情。可现在,这份得之不易的信赖与亲密,却反倒成了种折磨。

    何况他曾不只一次看过、接触过青年半裸的身子。当时还不觉得如何,眼下一旦回想起来,立时便引起了无数绮想和欲念――其中又以抱着青年时尤甚。

    每每拥抱着青年,只要无了其它杂绪困扰,他几乎都会有些不由自主地品味起怀中躯体的线条和触感,甚至想象起那薄薄夏衫下究竟藏着多么样美好的……三个月前,他还不解于练华容对一个男人出手的原因。可如今的他,却多少能够理解了。

    他虽自认和练华容绝对不同,可单就对青年的、那种违背世俗礼法的欲望而言,却没有什么差异。

    甚至可说是……一样不堪、一样卑劣。

    毕竟,那情、那欲,本就是不该存在着的。

    而且……如此深爱着桑净的列,也是绝无可能――

    一想及此,胸口本就泛着的痛立时变得椎心。

    他仍旧凝视着那湖畔伫立着的青年,面上本自扬起的苦笑却已再难维持。

    这三天来,除了彼此相处时会响应着自己外,更多的时候,李列都是像这样仿佛在思念着什么般有些怔然地远眺着湖面。

    而在东方煜看来,这“思念”的原因与对象,自也只有那么一个了。

    分别一个月后,列的人虽回来了,心,却不在这里。

    每每这样望着青年时,他都会想……列之所以回来,会不会只是为了不让他担心?

    因为愧疚,因为不愿让他再担心下去,所以才在相隔一个月后主动回到了这里……甚至,还亲手为他煮了一桌佳肴。

    除却自个儿内心因情愫而生的煎熬外,不论是列高超的厨艺,还是单只二人独处的时光。这三天里的一切真的十分美好。可正因为这一切太过美好,让他更确定了心底的猜测。

    列之所以回来,不是因为伤痛已多少平复,而是因为觉得有愧于已,才……

    才那样勉强自己……一如往常的陪在他身畔。

    这样的李列,温柔得让他无比心揪。

    明明真正需要安慰、需要支持的,是那个为情所伤的青年啊!他明明清楚这一点的,却……

    胸口怜惜和自责之情升起,却又在忆及那令得青年神伤若此的少女之时,转添上几分已越渐熟悉的痛楚和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