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3章

作者:希枒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不觉得奇怪或是难过吗?”他不敢相信她怎能如此平静。

    “难过?”女主角偏头想了一下。“刚开始的确是满痛的,不过接下来的感觉很好,为什么要难过?”

    “你不认为事情发生得很奇怪吗?”他不死心的再问。

    “奇怪?”她换个方向偏头看他,“一切都是自然的生物行为,哪里有奇怪的地方?”

    如果昨天他们不是一起摸索,容忍彼此的生涩,他恐怕会以为她身经百战,所以才会这么的云淡风轻。

    再怎么不愿意,唐惟天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比他想得通、放得开。

    这个认知让他有点沮丧。

    看到他的脸沉了下去,官云漾慢一拍的开始紧张。

    “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昨天咬得太用力,让你很不舒服?”她拉开被单巡视昨天的战绩,看到他美丽的体魄上多出许多红斑与齿痕,她陷入心疼与得逞兽欲的拉锯战中。

    她现在可以确定的说,这趟西西里之行最棒的收获,不是论文的完成,不是唐惟天打算送她的雕像,而是昨晚。

    能够尽情享用他的肉体、品尝他的味道,比任何旷世钜作都珍贵难得。

    她总来不及思考迷恋他身体的原因,只要一碰上他,她就心神丧失,整个脑袋只有“靠近他”这个想法。

    即使是彻底欺负他一整晚后的现在,她的手又不知足地开始蠢动起来。

    像是预知到她的邪念,唐惟天抢回被单,转身背对她。

    落空的她摸摸鼻子,找别的乐子玩去。

    “我可以把你现在这个举动解释为闹别扭吗?”她笑著问,觉得他像个受委屈的小男孩,可爱极了。

    他恼怒的回头瞪她,却看到一片春光。

    “你为什么不把自己遮好?!”他一边恶声恶气吼她,一边手脚快速地帮她拉上被单,盖住曝光的胸部。

    “被单只有小小一条,你卷去大半,我用什么遮?”她说得很无辜。

    “你不会跟我抢吗?!”他没有好口气,但被她发现他的耳根悄悄红了。

    “我可以把你现在的样子解释为害羞吗?”她问得很刻意,嘴上挂著狡黠的微笑。

    唐惟天的脸僵了,又红又白的,好不精采。

    她终于克制不了,笑意一发不可收拾,惹得唐惟天脸色更差。

    一个月前端庄娴淑的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跟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大笑得毫无气质。

    但唐惟天让她彻底改变了,而且心甘情愿的继续堕落下去。

    有可爱的他在身边,她可以不在乎形象,只想一直使坏欺负他。

    “笑够了吗?可以离开我的床了吗?”被彻底践踏尊严的他,已经放弃与她理论,但求这场恶梦能早点结束。

    察觉这座唐惟天火山濒临爆发边缘,她聪明的收拾笑意,讨好的点点头。

    “好,我马上离开。”

    说完,她大剌剌拉开被单要下床去,他反而伸手将她勾回怀里。

    官云漾两眼紧盯著鼻尖触碰到的那块厚实胸肌,吞了口口水说:“我必须先声明一下,如果我们再维持这个姿势十秒钟,我不保证昨晚的事不会重演一遍。”

    她已经告知他了,他再不放开那只环在她腰间的强壮手臂,导致她做出任何不轨的事,她可一概不负责。

    闻言,唐惟天无奈的摇头叹气,立刻收回手臂,改用被单将她包得紧实。

    “你不是要我下床吗?怎么又把我包住了?”她不能理解他矛盾的举动。

    “你可以用含蓄一点的方法离开这张床吗?”这是他小小的请求。

    她又贼贼地笑了。

    “我都不怕被看了,你害羞什么?”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登徒子,而他才是含羞带怯的小姑娘。

    “我讨厌见到不想看到的东西!”他大声的说。

    “是是是,你讨厌的东西还真多呢。”她很能体会他的讨厌是什么意思。

    “我保证这次一定会藏好,现在可以让我起来了吗?”她玩够了,决定让他喘息一下。

    唐惟天松开限制,鹰眼监视著她的一举一动。

    她裹著被单慢慢往床边移动,手在地上捞了一下,随便捡起一件衣服直接套上。

    “那是我的衣服!”看清楚挂在她身上那件松垮的背心是他的,他忍不住大叫。

    “没关系,我不介意。”官云漾潇洒挥挥手,毫不迟疑地往门口走去。

    望著她纤细的背影,唐惟天气得咬牙。

    她又耍了他。

    他的大背心根本遮不住任何东西,春色若隐若现,让他看了更有奇怪的反应。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咦!怎么是你来应门?”裴玦没想到会是唐惟天站在门板后,积累长途飞行疲惫的绿眼微微放大。

    唐惟天没回答,拉开门后转身就走。

    裴玦闻到不寻常的味道。

    “我知道我们心有灵犀,不用通知你就会亲自出来迎接,这么贴心会让我感动到掉泪的。”裴玦照旧先用话逗他。

    唐惟天没反应,直直往地下室走去。

    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反常了。

    不但无条件让他进门,对他的戏弄也置之不理。

    裴玦狐疑地挑起眉,决心弄个清楚。

    “如果我是那些疯狂仰慕者,你这样没防备的开门见客,很容易被袭击。你那个‘女友’不用先打前锋吗?”他猜问题应该跟官云漾有关。

    听到裴玦提起她,唐惟天稳健的步伐顿了一下。

    他声音粗哑的说:“她还没睡醒。”

    裴玦没错过他细微的动作,绿眸一眯,果然给他猜中了?

    “虽然现在大战已经结束了没错,但偶尔仍有游击队偷袭,让她懈怠的睡到下午,放你一个人看家,这样好吗?”他慢慢试探。

    转进地下工作室的脚步僵了下,沉默几秒后才听到他更沙哑的嗓音。

    “今天比较特别。她昨晚没睡好。”

    这句话让裴玦嗅到一股很浓很浓的暧昧。

    “你怎么知道她没睡好?”他很有心机的问。

    唐惟天再度化身石像,站在桌前一动不动。

    “你们该不会是聊天聊得没有节制,整晚没睡吧?”裴玦大概猜得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很坏心的帮他找了另一个台阶。

    不习惯说谎的他不想顺著裴玦的话走,却也找不到其它方向,只能逃避似地窝在角落整理东西。

    裴玦不意外他的反应,怡然的拉来一张椅子坐在他旁边就近观察。

    “想不到你跟云漾的感情会变得这么好,当初真是找对人帮忙了。”他刻意强调感情好,要激出唐惟天的回应。

    他总是不负裴玦所望,杀人般的目光马上射来。

    “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唐惟天凶恶的低咆。

    裴玦优雅的侧了侧头,视线落在他精采的脖子上。

    “我来关心一下你们的进度。现在看来,你们真是非常的有效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不但相处融洽,连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深不见底的绿眸颜色渐渐转沉。

    唐惟天不确定他的话是否有其它影射,有些局促的抓向自己后颈,这一抓,意识到裴玦的视线,也看见了他露出来、饱受摧残的肌肤。

    轰的一声,他的脸先是爆红,随即窜白。

    他的反应实在太戏剧性,惹得裴玦忍不住噗哧笑开。

    “好久没看到你害羞的样子,这趟长途飞行真是值回票价了。”他按著肚子说。

    唐惟天觉得自己一辈子的骄傲,就毁在那天一起走进门的这一男一女手中。

    那时的一时心软,造成他永生的痛。

    “虽然我不是很高兴见到她用这么粗暴的手段吞了你,但是我还是得称赞她做得好。”裴玦满意的给了那位卖力演出的女主角一个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