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5章

作者:陈毓华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始至终,她都在车上。

    她听到了阿俊跟溥叙鹏全部的对话。

    那时候她就趴卧在后车座。

    其实阿俊会来找溥叙鹏也是她的要求。

    每次来看她的溥叙鹏并没有什么改变,可是他们不是陌生人,是相爱的两个人,隐约约,她就是知道不对。

    他照常的来看她,讲笑话逗她,可是常常讲着讲着,一个恍神,他就趴在任何可以靠的地方睡着了。

    他很累,那疲乏的线条怎么都瞒不了人。

    他很脏,经常连洗澡的时间都不够。

    他太有钱了,住院好久,他没有积欠过医院半毛钱。

    据她所知,他们的经济并没有好到让她无忧无虑的在医院躺上一个多月。

    她从溥叙鹏的嘴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

    于是,她打电话给阿俊。

    她跟着去了万里园,溥妈妈说他很久没回家了;又去了黑炫风,老板说他早递了辞职书,最后,他们找到溥叙鹏上班的地方……

    她不想让大鸟看到,于是贴着椅子紧紧的趴着,听着,心无力的跳着,泪无声的沿着椅垫狂奔。

    「那……妳有什么打算?」两人都是他的朋友,阿俊不知道该站在谁那边,该死,他干么要选边站?

    老天爷真不是东西,就不能给一段平顺安稳的恋情吗?

    她未语泪先流。「我拖累他,我很抱歉。」

    她从来不想变成谁的负担,起先是她的父母,后来则是大鸟。

    她还不要脸的说过要给大鸟幸福。她给了,给了辛苦和劳累。

    「他要是听见妳的话会抓狂,而且,他想听的也不会是这些。」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能给他什么……」

    这个别说阿俊无法回答,当事人也是一片茫然。

    「妳要去哪里?。」阿俊不得不问,他总不能直直的往前开吧。

    「去哪里?」她像丧失思考能力的鹦鹉,喃喃的重复。

    老实说,阿俊看了很怕,却不知道要怎么劝解。

    范紫今强自振作精神,却欲振乏力。

    「回……是的,我该回哪里去?」抱着头,她苦苦思量,不得其解。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这一晚,溥叙鹏下班。

    半路闻到栗子香,于是买了一大包,栗子焦糖的热香惹人嘴馋,他把栗子放在皮夹克里温着,风掣电驰的赶到医院。

    病房没有人,他毫不思索的冲到顶楼。

    顶楼的门是开的。

    栏杆处站着一缕白色影子。

    他敲敲铁门,唤起范紫今的注意。

    只见她回过眸来,嫣然一笑。「下班了?」

    「是啊,怎么到顶楼来吹风,外面冷死了。」他几个步伐就到范紫今身边,看她只穿着休闲服跟毛线夹外套直摇头,令他分心的是她今夜的笑容美得叫人屏息。

    「我来看星星,今天十六,天上的月亮跟星星特别明亮。」

    「我怎么看都差不多?」

    的确,今夜的星光灿烂,就连月娘的银光也闪亮无比,互相辉映,清丽无比。

    「一点情调也没有。」她可有可无的抱怨。

    「要看星星先决条件是要把自己穿得保暖,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真是伤脑筋捏。」他又是爱怜又是不舍。

    「因为我有人体暖炉啊。」说着,她就把身体偎过去,双手也老实不客气的插进她的专属口袋中汲取温暖。

    溥叙鹏宠溺的笑。

    双手包裹住她。

    看着她,一天的疲惫一扫而空。看着她,油然而生幸福感满满地,只要能这样看着她,千金都不换。

    「咦,鼓鼓的是什么东西?很香……哇,是糖炒栗子!」她伸出小手把溥叙鹏带来的惊喜拿出来。

    看着纸包,那一粒粒饱满芬芳的栗子,她怔了下,出乎溥叙鹏意外的说:「这些都是我的。」说着把打开的塑胶袋重新系回去,一个人独占了。

    看她喜欢。「妳喜欢我明天再买。」

    「不用了,这些就够了。」她笑得温柔。「你今天累不累?要是不累,可以多陪我一下吗?我们很久没有聊天了。」

    看她精神好,他当然允诺。

    内疚也不能幸免,自从他兼差以后真的没有太多时间陪她。

    说聊天,谈的也只是今天发生了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范紫今却很满足,不管溥叙鹏说了什么她都报以最热烈的微笑,彷佛不这样参与,不专心凝住就要没机会了。

    「妳不要这样看我……」那样柔肠百结的眼神会令他情生意动,会让他变身为大色狼。

    范紫今莹亮的黑眸牢牢盯住他,就像要将他脸上的每个细微表情都看清楚,然后,不忘。

    她扑向他,嘴里乱七八槽的喊,「相信找……我是爱你的~~」

    溥叙鹏看不到她的表情,却感受到她说这些话时的情意,他回以重重的吻,一时间竟是难分难舍。

    她唇儿微肿,眼儿迷离,趴在他身上久久不语。

    夜如水的滑过去,星子沉了,梦儿依稀。

    「你早点回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们一起下去。」

    她温柔的点头,两人手牵手下了顶楼。

    「我送你到楼下。」不让溥叙鹏有拒绝的机会,她笑得过分灿烂了。

    「外面风大,不要。」

    「我很久没有看到你骑老哈雷的样子,让我看看。」她央求。

    他一怔,面不改色的说:「我今天搭捷运。」

    「哦。」她不置可否。

    电梯开启,医院大厅只剩下守夜的护士跟轮班医师,清清淡淡,白天的繁忙好像另一个世界的事了。

    「我走了。」

    「掰掰。」

    一如往常,一如之前的每一天,挥挥手,明天再见。

    起码,溥叙鹏认为是这样的。

    他大步走出医院,没有看范紫今最后一眼,没入凄凉的夜色中,然后不见。

    范紫今在电梯口站了又站,直到确定溥叙鹏已经远走,她才移动步伐,步伐很慢、很轻浮。

    医院大门外停了一部房车,看见她,里面的人通通下来。

    「我的小公主。」

    「爸、妈。」她认出了人,还有范家的司机。

    看到多日不见的女儿范贯天一个箭步过来,轻轻搂住范紫今的肩膀。

    「先让她进来吧,我们回家了。」段可音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也没用,她提醒丈夫。

    「小公主,妳还好吗?」范贯天不死心。

    她动了动唇,脸上的神情一点都不好。「我好冷,想回家。」

    「好,我们回去吧。」

    她忽然昂起头,「爸妈,我是任性的女儿,请你们原谅我。」

    「我们不会怪妳,只是妳真舍得那个小伙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但是有些话终究不能不问,即使答案大家心知吐明。

    范紫今睁着空洞的眼神,一行泪无声的滑落,惊了自己还有父母的心。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车子几度跟别人的车摩擦,几度在虎口打转。

    气派堂皇的铁门在望,他负气的甩掉机车,不管车在柏油路上打滑撞击发出的金属巨烈声响。

    他气势猛鸷的按着对讲机,一根指头揿住了,不放。

    「给我叫娃娃出来!我要见她!」

    对讲机没有回声,喀地,铁门倒是应声而开。

    他风卷云残的狂奔进去,沿路有多美好的造景都入不了他的眼,他满怀疑问,只想找范紫今当面问个清楚。

    范家黄铜大门口,范贯天等在那儿。

    「伯父,娃娃呢?」

    「她不想见你。」大家都开门见山,没有紧文褥节,没有礼尚往来。

    「我不管你说什么,我要她亲口对我说。」

    「这有什么差别吗?她不想跟你在一起了,男女分手,好来好去,有必要搞得撕破脸那么难看吗?」看得出来这年轻人是真心爱他女儿的,不过他家小公主交代了不见这男人,长痛不如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