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2章

作者:洛彤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怎麽又不说话了?」邵震廷发觉她的沉默,声音里揉进一抹温柔。

    会轻声细语说话,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听到她那闷闷不乐的声音,他的心情竟也跟著沉重,这真是始料未及。

    宋沁妍还是不说话,心情比先前更加难过。

    他愈来愈温柔这件事,她并不是毫无所觉,只是一旦他对自已愈来愈好,她就无法不去在乎他的一切。无论他说些什麽、做些什麽,她总是在心里想著:他是不是也会这样温柔对待他的未婚妻……愈想她自已就愈难受。

    「不聊了,大刚来找我了。」宋沁妍为了让自己死心,她决定先挂掉电话,理由是一个虚设的谎言。

    「宋……」邵震廷生气的对著话筒大喊,才开口就发现被挂了电话,害他心里又气又问。宋沁妍竟然为了那个男人挂他的电话,真是教人不能忍受。

    「好!该是下狠招的时候了。」他愤恨的作出决定,拿起电话开始联络必要的人,他决定对向大刚下最後通牒。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时间过得很快,结婚的日子到了。宋沁妍一大早就被挖起来,呆楞楞的由造型师替她打点服装造型,脑袋尽是一片空白。

    一个半小时之後,她看著镜子里的绝美女子,只觉陌生得紧。

    优雅的发型、洁白的礼服、美丽的女人……这是她吗?

    不可思议的,她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她竟要嫁给一位两个礼拜没见面,甚至连电话也没打来的男人?!

    起初,向大刚冷漠的表现,让宋家二老担心著,以为这婚事没望。不料婚礼仍沸沸扬扬的准备著,向家甚至还送来一套为她量身订作、价值不菲的白纱礼服。

    宋家人全开开心心的准备婚礼,除了她这个当事人,像行尸走向一样,茫然的眼神像在做梦……只不过不是好梦,而是场永远也醒不来的恶梦,将会缠绕著她一辈子。

    打从那一晚之後,她的电话便一直保持关机状态,不再接听邵震廷的电话。就算不爱向大刚,但她即将嫁为人妇,再这样与邵震廷纠缠下去,对向大刚不公平,对她自己也太勉强。

    「多美啊!」造型师夸奖著。

    宋沁妍面无表情,甚至还想开口反驳,她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像新娘,倒像是精心打扮、要出门和藩的不情愿公主。

    或许是之前的新闻闹得太大,两家都有共识要低调举行婚礼,地点选在一个偏远小教堂,受邀的都是一些至亲好友。

    被人簇拥著上了车,宋沁妍的心里愈来愈慌,她无法思考,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真要这麽嫁了吗?

    只是,一段不短的距离,仍无法让她厘清思绪,她几乎是被拉著下车,直往礼堂方向奔去。

    不要啊,我不要啊!

    小小的声音,开始不停在她耳边说著,甚至在父亲握住她的手时,这声音还愈来愈大。

    踏上红色的绒毯,望著另一端的男人背影,那声音大得几乎让她失去听觉,但思绪却愈来愈清明。

    不行!我不能嫁、我不要嫁!

    这念头才出现,她发现自己已经拔腿狂奔,她不管人们会怎麽想,反正她的评价已经够差了,她只想照著自己的想法做。就算不能跟邵震廷在一起,也不要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掉,跟不爱的人过一辈子。

    宋父脸色一白,看著宋沁妍的小手抽离他,穿著白纱就要逃婚。

    「宋沁妍!」

    一个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小教堂里,这让拔腿狂奔到门口的宋沁妍整个人僵住,拉著裙摆的小手一紧。

    这个声音……不是邵震廷吗?熟悉到连做梦都能分辨的嗓音,她不可能听错。

    她停下脚步,以极缓慢的动作回过身来,看著正站在神父面前的他。

    「你……怎麽来了?」她的声音很清亮,平静得像是新郎换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你不接我的电话:」不回答她的问话,他反而指控她的恶行,害他这两个礼拜以来,除了准备婚礼能让他心情好之外,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劲。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宋沁妍停在原地,隔著宾客与长廊向他喊话。

    「我来娶新娘。」邵震廷唇边噙笑,温柔地看著她。

    「但这里是我结婚的教堂。」宋沁妍皱起眉,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错。

    「可你刚才的表现,像是想逃婚?」邵震廷环起手臂,喜欢她逃跑的举动。

    想逃婚,表示她没打算嫁给向大刚,还没笨到那个程度,是件好事。

    「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她瞠大眼,舔了舔唇,缓和她的尴尬。

    「喔?」邵震廷点头表示了解,但不打算接受。

    「那你的新娘呢?」她举目四望,心想或许他打算跟她一起办婚礼,才会出现在这里,因为他们是「好朋友」嘛!

    「差点跑了,还好被我阻止。」邵震廷的笑意渗入眸内,庆幸他替她选了一件裙摆极长的白纱,减缓了她的速度,要不然,这下新娘真要不见了。

    宋沁妍挑起眉头,深深地看他一眼。

    她是粗线条,她是老惹祸,不过……她却不笨。

    她环目四望,没见到他的新娘,也没看到她的新郎。盛装打扮的除了他,就只有自己……

    她倒抽一口气,捂著嘴,双眸瞠得老大。「你、你、你……」

    「是,是我!」邵震廷点头,很满意她脸上那又惊又喜、好似被猫吃了舌头的表情。

    其实,他老早就想告诉她,可她执意不接他的电话,他也乐得给她一个惊喜,警告所有的人封口  他要享受她此刻的表情。

    「大刚……」真相揭晓,宋沁妍仍吃惊得无法理解。

    「叫错名字了,叫震廷。」他皱起眉,讨厌她与向大刚的亲昵。

    「可是我的新郎是大刚……」

    「你的新郎是我!」邵震廷被她无厘头的反应激到快晕倒。「除了我,谁也不准娶你!更何况,被报纸新闻写成这样,谁还敢动你的脑筋?」

    「你就敢?」宋沁妍回问,料想他会勃然大怒,不意却见到他咧开嘴,笑了。

    「我敢娶,那是因为……」他拉长声音,卖起关子来。

    宋沁妍後知後觉,心里隐约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却又没办法一下子弄明白。半晌後,她猛地抽口气,一把火直接烧到头顶上,拉起白纱裙摆向他冲去。

    所有事情逐渐变得清晰,她直到这会儿才发现,原来从头到尾,自己始终被蒙在鼓里。

    「一切都是你做的!」她急喘著,食指停在他的鼻端,气得头昏眼花。

    「没错,都是我。」他简单的回答,黑眸牢牢锁住她,不肯移开。

    宋沁妍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这个男人平常骂她不够,竟然还刊了报纸、上了电视,存心要一让她乏人问津引

    该死!这男人竟然这样对待她?

    「混蛋,不过就吃你几顿饭,你就这样对待我?会不会太过分了?」宋沁妍手无寸铁,随手抢来一旁宾客的皮包,直接往他脸上砸去。这可恶的男人,死几千次都算便宜他。

    「这是你欠我的。」邵震廷扬手轻易的阻止她,淡淡说了这样一句。

    他的话,让她的冲动全部停摆,所有怒气都被抽光,看著他严肃的表情,宋沁妍悠悠叹了一口气。

    「算了。」她垂下肩膀,或许真是自己欠他的。

    「什麽算了?」邵震廷的眼睛眯起来,不明白她的反应怎麽突然平静下来。

    「一切都算了,婚礼算了、我们之间算了,所有的一切……都算了。」她迳自说著,低著头就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