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9章

作者:洛彤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干嘛这样看我?」邵震廷回头,就看见她目光茫然地望著自己。

    「没事。」昏昏昏……还真是昏。

    男人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像是正思量什麽,大步一迈,便毫不停留地往外走去。

    「谢谢了,等台风过去之後,我洗好被子就还你啊:」她勉强扬声说道,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後。

    目送他背影离去,宋沁妍难得盯著门发呆半晌。

    是因为人虚弱的关系,所以连心也跟著软弱了吗?

    她不曾觉得无助,为何在他离开之後,却觉得心很空虚?空旷的屋子里,她是多麽渴望有人能留在她身边。

    宋沁妍无奈叹了口气,拉起沙发上的长布,她便抱著头在沙发上躺下来。

    她头痛得厉害,而且还很想睡。

    好冷……刚才真该跟他借两件被子才是。可惜来不及了,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上楼敲门了。

    迷迷糊糊地,她觉得身子愈来愈沉,就像是要昏过去。隐约问,又好似听见什麽声响,但自己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了。

    「喂!起来、起来!」

    宋沁妍勉为其难的睁眼,看见邵震廷时,讶异的咧嘴笑了。

    「我还要一床棉被……」她不太客气的开口,眼神迷离,那表情像是在作梦。

    站著的男人不发一语,指了指一旁深蓝色缎质床单,似在等候主人大驾。

    「先起来洗澡换衣服,你衣服都是湿的,还不能睡。」他一边说、一边将宋沁妍从沙发上拉起来,发现她体温已经高得惊人。

    「可是我好想睡……」宋沁妍放软身子,根本不想动。

    邵震廷见她这模样,只得弯身横抱起她,直接进到浴室,把她放在浴缸里。他转开莲蓬头,等到热水适温之後,就一把将水冲在她头上。

    「啊!」浇头而下的水,让宋沁妍精神全回来了。她猛地睁大眼,对他开骂:「你在做什麽?」

    「你能不能乖乖坐著,你要冲点热水,在浴缸里泡一下。」邵震廷强压住她,小女人却不听话地拚命挣扎,弄得他也一身湿。

    「我又没衣服换,你把我衣服弄湿我要怎麽办?」宋沁妍头重脚轻,不甘地被压回浴缸里,嘴里抱怨,却没有太多力气挣扎。而且……说实话,冲冲热水感觉还真不错。

    「好舒服……」宋沁妍忍不住露出微笑,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冷了。

    看她一脸满足的模样,男人眼里先是闪过不屑,耻笑这没啥神经、容易满足的小女人。但不久後,他的嘴角跟著上扬,被她的笑容感染了。

    清秀小脸烘红了,湿发散在浴缸中,看来还真有几分美人出浴的模样,虽然是个瘦到没几两肉的女人。

    一思及此,虽然他是正人君子,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将视线往她胸前扫去。这一看,发现她还真是「真人不露相」,一买相颇佳。

    湿透的宋沁妍,全身衣服紧贴在身上,露出完美窈窕的曲线,随著呼吸起伏,模样诱人至极……

    邵震廷连忙转开视线,没想到这一幕竟会让他春心蠢动,甚至有了生理反应?!

    看样子,这下要冲水的人是他,只是他需要的是一大盆冷水。

    「好了,可以起来了,我没打算要当你的奴才太久。」邵震廷开口唤她,却发现她竟然睡著了。

    果然,他的担心没错,就知道不能让她一个人进来洗澡,一定会洗出人命。

    无奈的先关好水,邵震廷用大掌轻轻抚著她的脸,让她慢慢回神。

    大眼迷蒙望著他好一会儿,宋沁妍轻轻笑了,如此甜美娇弱的模样,令邵震廷不由得又是心神一震。

    不可讳言,现在的她还……挺动人的,让他又一阵心跳加速。

    「起来了,换上乾衣服,要睡等回房再睡。」不自觉地,他口气柔了些,轻轻将她从浴缸中拉起来。

    她显然真的烧糊涂了,湿淋淋的娇躯就这样一迳往他身上靠,急喘灼热的气息不断拂过他颈间,滴滴水珠则带著凉意流过他身体,这又冷又热的感觉,让他的生理反应更加蓬勃。

    见状,邵震廷知道不努力「唤醒」她是不行了,於是他倾身,将徐徐热气灌入她耳蜗内,轻声说道:「你是打算,让我一件一件帮你脱掉衣服,再亲自帮你穿回去吗?」

    说这话,是为了吓她,但其实……他是该死的真想这麽做。

    低一泛嗓音藉著热气灌入耳中,似乎更催人入睡,只是这话的内容,似乎有些奇怪……

    吓!宋沁妍吓醒了,一抬头正好迎上他若有所思的俊脸,似乎明白了。

    「我自己穿、我自己穿。」又见到那熟悉的色狼表情,宋沁妍赶忙抢过他手中的衣服,再将男人推出浴室外。

    邵震廷环臂倚在墙边等她出来,随性的动作搭配欣长身形,在在散发教女人神魂颠倒的致命魅力。只不过,这些似乎对浴室里的那女人没什麽用。

    「这算什麽衣服嘛?」宋沁妍一踏出浴室,就朝他丢了个白眼。

    睨了她一眼,他的黑眸里闪过笑意。

    「这衣服有什麽不好?演歌仔戏刚刚好。」他笑得有点恶意。

    衣服是他的,而且两人身材相差太悬殊,他的衣服挂在她身上还真像布袋,袖长过膝,宽大的衣摆像是可以挤进两个她。

    宋沁妍小手抱胸,虽然热呼呼的澡让她感觉舒服不少,但她还是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邵震廷没有忽略她的小动作,不禁感叹地摇头。这女人根本不会照顾自己,真不晓得她要怎麽照顾生病的母亲?

    「先把头发擦乾。」

    「我哪有毛巾……」宋沁妍正欲抬头抗议,一条毛巾已经罩到她头上。

    「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没大脑。」邵震廷再度重申对她的观感,语气是满满的不屑,但态度又很温柔,竟然帮她擦起头发来。

    被骂了,但她还是觉得很幸福,不想开口反驳,顺从地由著他的大掌,轻柔隔著一条毛巾擦拭她的发。

    头好昏、好昏,但……又好像不是感冒的那种头昏。

    「我头很昏,再借我靠一下。」语毕,宋沁妍完全不等他回答,就直接将前额抵在他胸口,靠著。

    邵震廷身子微微一僵。这女人还真不客气,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他豆腐。

    大掌持续替她温柔拭发,但严厉的批评还是没有停止——

    「你头上没几根毛,一定很快就秃头了。」他的语气超级冷漠。

    闻言,宋沁妍竟呵呵笑起来,精神好到可以逗嘴了。

    「你没啥胸肌,女朋友睡起来一定不舒服。」她伸手戳戳他的胸口。哇,还挺有料的,不像她说的那麽没肌肉耶!

    「你这张嘴坏死了,女朋友一定常被你嫌吧?」像他这样的男人,身边会伴著什麽样的女人呢?绝对要自信心超强,才不会被他的冷言冷语打倒吧!

    「我嫌人,从来不需要开口。」通常只要他睨一眼,大家就吓得动也不敢动。

    「还有嫌人不用开口的喔?」小女人猛地抬头,一脸不可置信,原想要驳斥他的话,却讶异发现……此时此刻,他们的动作还真是暧昧。

    他的大手拧著她发尾,看起来就像将她拥在怀中;而她的脸离他的唇,也不过几公分的距离。他那吐不出象牙的狗嘴,怎麽看起来这麽性感……

    看著她愈来愈迷蒙的眼神,邵震廷嘴角牵起淡淡笑痕。

    「你别凑上来吻我。」突然冒出这一句话,将宋沁妍满脑子的罗曼蒂克扫得无影无踪。

    「吻你?想得美咧!」她冷嗤一声,抽走毛巾好藉以遮掩微红的粉脸。

    走到沙发旁,她一眼就看到放在桌上的吹风机,轻吹一声口哨,心想这男人准备得还真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