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5章

作者:洛彤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知不知道……」

    「我什么都知道,就是不知道你问这些做什么?」他打断她的问话,平静的语气隐藏著浅浅的情绪波动。

    「做什么?!」宋沁妍没被他的冷脸吓著,小脸满是不以为然。

    「你知道司机家里淹水,还不让他下班回家处理,你还是不是人呀你?」

    这也是她坚持要这个吓死人的男人载她去医院的原因。

    邵震廷终于分神看她一眼。

    「就不知道刚才挡在路上,让司机回不了家的人是谁?」邵震廷凉凉说道,一句话堵得她脸一阵青白。

    「我、我……」宋沁妍「我」了几声,「我」不出个所以然。「我那时候又不知道……」

    邵震廷白了她一眼,摆明不相信她说的话。

    这样的表情惹毛了宋沁妍,她调整坐姿,小手指著他的俊脸、语气愤怒。

    「就是有你这种老板,不知民间疾苦,下属的家里淹了水,你还一副无事的模样,有手有脚不会自己开车回家,还要担误别人的时间。」

    邵震廷翻了翻白眼,心想真是够了!

    「他领我的薪水,帮我做事,哪里不对?」大掌无意识地收紧,他从没见过这么爱管闲事的女人。

    「所以我说,你没神经、没大脑,不懂什么叫体谅。」她继续批评,由于之前同样身为被人压榨的员工,她一气之下,才会辞了工作到夜市摆摊。就因为有这样的经验,她讲起来更是义愤填膺,忘了全身的痛楚。

    邵震廷从鼻端冷哼一声。

    体谅?

    他的司机在路边吵了半天,还害他载个像麻雀一样的女人到医院,他回去不开除司机就算了,还谈「体谅」?!

    「你看吧!一脸不受教的样子,真是对牛弹琴。」宋沁妍猛摇头,脸上清楚的写著几个大字——孺子不可教也。

    邵震廷的眉皱得更紧,这些应该是他要说的话吧!

    「到底谁是牛啊?」从头到尾,讲不听的人是她吧?

    「当然是你!」宋沁妍答得毫不迟疑。

    这女人、这女人……

    他猛地踩了刹车,天雨路滑,车胎发出刺耳的「ㄍ一——」声之后,才停了下来。

    宋沁妍提防的快速转头,不巧看到他正以极慢的速度,缓缓靠近她。

    俊脸愈靠愈近,宋沁妍这辈子除了那个大胆吻她的学长之外,还没有男人靠她这么近过。

    要不要尖叫?

    还是喊救命?

    无论是哪个举动,大概都不会有人来救她。

    「你不要乱来!」她握住雨衣上摆,发挥了可怕的想像力——

    风狂雨急的台风夜,一朵小花不禁摧残,漂落在急滚的河流中,象征「清白」被毁,一生就这么完了……

    不会吧?!她只不过是念了他几句,有必要这么冲动吗?

    宋沁妍开始后悔自己方才的举动,别人是被「拐」上贼船,所以失去清白,而她却是执意要上贼船,死得未免也太冤枉了……

    她想起母亲的叮咛,总是要自己收敛脾气,不要争著强出头……现在才醒悟是不是太慢了?

    「你要做什么?」小手握得更紧,宋沁妍大眼里满是后悔。

    邵震廷没有忽略她的动作,黑眸里先是闪过不屑。

    这小女人未免想太多!他身边有太多比她美上数十倍的女人,他都没动心了,对她这种发育不全的小女生,他又怎么可能有兴趣呢?

    只是,灵光一闪,他突然想要捉弄她!

    「你很清楚,我想做什么?」他将嗓音放低,俊脸揉进一抹邪恶笑意缓慢靠近她,直到能在她发亮的晶眸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当然,也看清了她眼中的惊惶。

    终于,这出闹剧带来前所未有的乐趣,他开始好奇她接下来的反应——

    是惊声尖叫?还是泪眼求饶?

    无论是哪一个答案,她可能会有的崩溃表情,光想像都让他的心情极好。

    「你不要再靠近了。」

    宋沁妍一直往后靠,直到她抵住车门,再也没有后退的空间。他的气息灼热,几乎喷上她的脸,而一双长手抵住她的双肩,在他刻意挪动的情形下,将她困在双臂之中。

    「求我!」他语气独断,黑眸中满是自信。

    「求我啊,要不然……」他的眸光下移,本欲开口说些让她害怕的话,却在看见她的双唇之后,微微的皱起眉头。

    有这么冷吗?还是她真的那么害怕?该是粉嫩的唇竟变成没血色的白,还微微打颤著……

    这是今夜第二次,她让他起了同情心,也让他难得有了罪恶感。

    算了!他又不是闲闲没事干的人,吓个小女孩对他也没什么好处,还不如早早载她到医院去,结束这一切,恢复他正常的生活。

    正当他打算收手,停止这「高难度」的牵制动作时,掌心却突然一滑,俊脸不偏不倚朝她压下,薄唇就这样吻上了她……

    第三章

    四目对视,时间像是停止流动。

    宋沁妍一辈子也没想到,她真的会遇到色狼,还是个……长得挺帅的色狼?

    不过,这并不能减少她的怒气,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不尊重女人的混蛋,这下他该死了!

    正所谓怒气增添勇气,宋沁妍一把火由脚底烧到了头顶,没想到这男人真敢对她动手……不,是动口。这下,她再也忍不住了。

    唇贴著唇,邵震廷挣扎著想找到支力点,却更像是在她唇上辗压肆虐,成了道地的采花贼!

    一双小手爆发神力,推开他的胸口,终于让那薄唇离开了她。紧接著她把腿抬起,大力往他的胸口踹去……

    「呃……」邵震廷口中闷哼了一声,俊脸微皱。

    「住手……」

    他不断用手阻止她的「攻击」,无奈,他的举动被误认为是吃豆腐,小腿踢得更不留情,像是要踹出他胸中所有的空气。

    「住手?!你刚才怎么不住口?啊?!」暂得上风的宋沁妍,丝毫没停止攻击的意思,还不忘用小手招呼他的俊脸,「啪啪啪」的赏了他好几个巴掌。

    邵震廷被打得像猪头,又因根本无法撑起上身,脸竟往下埋进她的胸口……

    「啊啊啊!你这可恶的色狼!敢吃我豆腐?」宋沁妍气得花容失色。这不怕死的臭男人、死男人,竟然吃豆腐吃到这种程度?!

    小手转而进攻他的后脑,没半点留情。

    邵震廷快疯了!

    这女人不但举止不像女人,连力气都大得吓人,他快被打成脑震荡了。别说是吃豆腐,他的脸直抵著那件湿淋淋的雨衣,冷得吓人,哪还有什么感觉啊?

    挣扎了半天,他终于扶住椅座直起身来,一脸狼狈。

    「住手!」他难得失控的对著她大吼。

    宋沁妍先是一怔,被他的怒气吓到,而后更快地有了反应。

    住手?然后乖乖被吃干抹净吗?她又不是傻瓜!

    「看我的厉害!」

    她咬牙切齿,用尽吃奶的力气,抡起拳头,直直赏他一个大黑轮!

    邵震廷这辈子从没这么吃鳖过,小小拳头就这样直朝他的右眼飞来,他根本无法闪躲,只能由著拳头飞来,脸上传来剧疼。

    「你这女人……」他低哼两声。疼!真疼。

    宋沁妍则是小手往后一伸,正巧摸到车门开关,一转手,门便顺势打开,她往后跌去……

    安全脱困!

    这是第一个闪进她脑海的念头,后脑有点疼,不过能逃出「狼口」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黄色小身子随即拔腿开跑,丝毫不管风势转强,路树又开始摇摇晃晃。

    邵震廷眼看她夹著尾巴落跑,真想直接把车开走,不理这个不可思议的泼妇。

    只是……招牌摇摇欲坠,风雨又大又狂,要是明天新闻报导出现「小黄人」送命的镜头,那他可要抱憾终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