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9章

作者: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嗯。”终于懂得看人脸色的高景郁聪明的选择先听话!他还不想再被毁容一次!

    好不容易进了鬼宅,四周的阴风立刻卷了过来!高景郁心下发寒的往应天逸怀里缩了缩,猛地!趁其不备的狠狠吻了上去!

    “啊!”应天逸僵硬了几秒,连忙用力推开他!拼命地喘息着,应天逸的俊脸红的如煮熟的虾子!颤抖着手,应天逸又想跑开又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下来!

    “为什么……”

    “我怕……”面对着指责,高景郁小媳妇般可怜兮兮的回答。

    “那你吻我有什么用?!”应天逸百思不得其解的皱眉,脸上的红晕还没有下去,唇间残留的馨香令他有喝了沉年佳酿的错觉……一种醉的感觉……

    “听说……”高景郁俏颜一脸无辜的解释:“做的时候妖魔鬼怪是不会出来的~~”

    “就为这理由?!”应天逸呆了一下,怒由心生的大吼:“你就吻我?!”

    点点头,高景郁完全不明白他在生什么气?!

    狠狠的纂了下拳头,应天逸压抑下心中的酸楚,回身向里宅走去!就算打死他也要不回来了……他的初吻啊……就这么廉价……

    不过,就算告诉他那也是高景郁的初吻,估计他也不会有赚到的感觉……

    “等我啊!”高景郁连忙快走几步,却猛地身子一软,斜斜倒下!回头就看见这一幕的应天逸,顾不上细想,抢上前来接住他!却一个不稳,两人滚做一团!不幸的是高景郁垫底。

    “怎么了?”从高景郁纤弱的身子上撑起来,应天逸心痛的碰着他苍白的娇颜焦急询问。

    高景郁身子无住的颤抖着,死命揪住应天逸,启开失了血色的双唇回答:“有鬼——”

    应天逸闻言不悦的皱皱秀眉。本想把高景郁摔开,但又看他那苍白的脸色怎么也不像在说谎。权衡了一下,应天逸决定自己亲自去高景郁指的位置查看一下!但刚要起身,就又被高景郁拉了回来!

    “干什么?!”忍耐着怒火的声音……

    “你好狡猾~~”虽然声音犹在颤抖,但高景郁还是底气十足的指责。望着应天逸的凤眼里,也闪着诡异的光芒。

    “你把话说清楚!”已经开始后悔不把他仍在外面吹冷风的应天逸,冷笑着询问……

    “你想先去找到那艳鬼,然后逼他交出养颜的秘诀对不对?!”高景郁一咬牙,翻身而起,抢在应天逸反应过来之前,向着刚才自己看到身影的地方飞奔而去!被他要貌不要命的举动惊到呆住的应天逸,好半天才从震惊转到震怒!低吼一声“笨蛋”紧追而上!

    混蛋!他当自己也是花痴吗?以小人心度君子腹~~~~就算真抓到鬼,他应天逸要问的也不是怎么保持这张麻烦的脸,而是要问怎么能变得有男子气概……

    宅外……

    “死狗!看我不把你炖成香肉~~~”终于摆脱了那条大黑狗的许亭欢,重拾为人的尊严后,就很没品的去夹机报复。眼见狗狗很可怜的被他按向不知什么时候架起来的锅里,就要舍身成餐的刹那,一根笔无声无息的点在了许亭欢的太阳穴上!

    “谁?!”身体一僵,但已经来不及反抗的许亭欢,自然而然的受制于人了!呜呜~~~每次忘乎所以的时候都疏远防范~~再这样下去,他这个护卫不用混了,改行去卖白薯好了……呜呜~~~自古以来,有哪个护卫混得比他还衰的?……

    “你兴致不错嘛。”身后的偷袭者凉凉的不含语气的声音淡淡的扬起,听在许亭欢耳朵里即熟悉又想不起在哪听过……

    见他没有回答,身后的人兀自接道:“一个人在这里就着月色烹香肉,果然不愧丞相府第一蛀虫的称号……”

    “那是谁起的?!”完全忽略掉自己看上去危险的处境,许亭欢只想知道那个诋毁他声誉的人,然后把他揪出来杀掉灭口!

    “史书上记载的。”后者不瘟不火的回答。

    一听之下,许亭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个死瘟神!我一天到晚周旋与相爷和皇帝之间!辛苦的不得了!一个是生怕自己被当成女人!一个是不愿自己被当成男人!天知道我一个头要涨成两个大!那‘死’官从来不管事,闲闲的躲在一边狂写他的破史册~~还不时说风凉话!要说吃白食的蛀虫?我看说他还比较合适!”说到口干的许亭欢,总算觉得出了口怨气,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那史官写的书应该是机密吧?你是怎看到的?”

    一鼓阴风先于回答吹了上来,只听那声音冷到仿若出自十八层地狱:“不巧……那本破书是区区在下不才我写的……”

    “呃……”斜眼看了看横在自己要害的凶器,许亭欢小心翼翼咽了口口水:“那……那个……你冷静点……一定要拿稳……听我解释……其实……呃……反正……总之……”

    “我是蛀虫,听不懂人话。”凉凉的打断他,口气极为不善。

    “……”我命休已……呜呜……许亭欢在心里大骂一句‘天妒英才’后,任命的闭上眼任其宰割……但,那根笔不但没有用力,反而轻轻的收走了……

    “你……”正在搜刮肚肠的挤出感激之语的许亭欢又被史官的话截住:

    “皇帝和丞相在里头……”

    “惨啦!我忘了!都怪这只狗!”许亭欢立时吓的慌了手脚,站起来就往里冲,身后还响着史官的恐吓:“现在还没出来……又没声音……估计凶多吉少喽……”

    “你闭嘴!既然知道有危险,你有空整我怎么不去救人?!”

    “我不能介入,这是写历史的职业道德~”理直气壮的回答。

    “……”总有一天要做掉这个吃闲饭的!许亭欢一边低咒,一边狂奔而去!

    宅内……

    应天逸终于抓住高景郁,顾不上喘顺气,先狠狠敲了他脑袋一记!

    “你打我的头!”高景郁很委屈的瞪着盛怒中更添姿色的应天逸:“变笨怎么办?!”

    “不会比现在更笨了!”回吼他一句,立刻叫没立场的高景郁老实下来。不过,那是表面……

    “哼!你是嫉妒朕比你聪明!”

    “你说什么?!”

    “你英明神武!”

    “……哼!”应天逸冷哼一声,把要溜的高景郁扯回来,就要继续实施再教育……但是,一把凉凉的兵刃却滑到了他玉琢似的颈部,随即,一个很好听的沙哑男低音响彻在空荡荡的老宅子里……

    “闹够了吗?!”

    脖子上突然横出一柄凶器,饶是应天逸也难免吓的不轻。不过,吓归吓,他的脸上却平静依旧,反而更显出几分从容不迫。正当应天逸准备了一堆道理要与来者周旋之际,旁边被遗忘了很久的高景郁气急败坏的开了口。只见他寒着俊颜,一脸不悦的上前一步,底气十足的指责:“喂——你凭什么挟持他而不挟持我?!怎么看我都比他漂亮吧?!就算拿去卖也会比较值钱吔~~!你有没有脑子?还是你眼睛生疮了……”感觉受到奇耻大辱,高景郁的口气极为恶劣。

    “……”让我杀了他,或者干脆杀了我吧!应天逸无语问苍天的翻了个白眼,真不想承认自己认识他……

    “闭嘴!”来者皱着眉,忍无可忍的吼道。不过,高景郁根本不吃这套!为真理而牺牲是人的美德吔~他身为皇帝自然更要发挥的淋漓尽致啦!

    “我就要说!明明就是我漂亮——你有什么理由抓他不抓我?!你解释不清我与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