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3章

作者:官敏儿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不要太得意!”琳达突然低吼,冲到她的面前。“裴对你肯定不是真心的,他爱的是我,他一直都是爱我的!”

    “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裴曜不客气地斥责琳达。

    一旁的沈哲也是一脸备受伤害的模样。是他先喜欢上尹凤仪的,若谦哥为什么要抢他中意的女人?

    混乱的场面让尹凤仪有种想揉揉太阳穴的冲动。

    “你觉得很烦?”裴曜瞪着她。

    又要开战了吗?她当然不会怯弱。

    “这些混乱都是你引起的!”

    “这些话去跟你的儿子说去!你怎么不问问他是如何扰乱我的生活?不但偷走我的心、还要我为他担心生气,他欠我的账你又该怎么算?”

    “你!爱上我儿子是你的福气!”

    “哼,你儿子爱上我才是他的运气!”

    “好了、好了,”裴夫人出面缓和气氛,她转头仔细打量尹凤仪。敢跟她丈夫呛声,这女子果真好勇气!“能跟我说说若谦是怎么认识你的吗?”

    奇怪了,这些人都不担心裴若谦的病情吗?即使心中百般焦急,可是面对和气的裴夫人,尹凤仪也不便太过傲气。“那是因为……”

    “因为我介绍你们认识的。”沈哲沉郁地说着。

    “不对,”尹凤仪摇头。“我以前就见过裴若谦了,在他昏迷的那段时间里。”

    裴曜嗤鼻。“荒谬!我儿子昏迷的时候,除了躺在病床,哪儿也没去!”

    “你不信就算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路边的一条游魂。”

    “够了!不准你把我儿子说得像是路边的野狗一样!”

    “老公,听她说。”从裴若谦那儿得知大部分内情的裴夫人,显然想再从尹凤仪的身上确认事实。

    “是我带他的魂魄回裴氏医院的,当时你还曾经叫人将我赶出病房。”说话的当口,尹凤仪不忘瞪了裴曜一眼。“沈哲,你就是在那时候见到我的,记得吗?”

    “然后我儿子若谦就醒了?”裴夫人轻声确认。

    “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离开我身边,回到他本来生活的地方,也就是你们的身旁。”

    “嗟,说得跟真的一样!”裴曜忍不住再度出声。“若谦本来就是我儿子,他离开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唉,这个老头跟分部那些臭家伙有得拼哦!“喂,这位老先生。”

    “叫我裴先生!”敢说他老?

    “有没有人说你有恋子情结?”

    “你、你说什么?!”裴曜双眼瞪大。

    裴夫人忍住笑,看见丈夫的老脸涨成猪肝色,她连忙开口,“若谦的房间就在二楼最后一间,尹小姐你赶快上去看看他吧。”

    往楼梯口走去,尹凤仪还是不放心地转身注视裴曜。“哎,老先生,你的脑血管还够力吧?”要是因为她的几句话而绷断了裴若谦爸爸的脑血管,她怎么担得起这个重罪?自己也真是的,何必跟老人家一般见识呢,要反省。

    啊,不过吵也吵过了,就等下一次再礼让老人家吧!

    “可恶,你给我滚下来!”

    裴夫人搀着裴曜催促着,“没事的,你快上去吧!”

    尹凤仪点点头,眼角瞥见沈哲失望颓丧地和怒气冲天的琳达离开客厅。

    这种情况算是她对不起他吗?她一时间也说不准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敲了敲门板,尹凤仪轻轻推门进去,第一眼就看见躺在床铺上的裴若谦。

    他在睡觉吗?抑或是又陷入另一场没有因由的昏迷呢?怎么会这样?

    她走到床边,蹲下来伸手轻掠他的头发。“真好奇裴伯伯怎么没要求你剪掉这一头乱发?”她凝视他的脸,审视他是否真有灵魂出窍的迹象。

    “裴少爷?”她拧拧他高挺的鼻尖。

    没动静。

    于是她又掐了掐他的脸颊。

    仍然没有反应的他始终紧闭双眼,漂亮的长睫毛一动也不动。

    这个裴若谦呵,真的很俊美!让她瞧得心动。尹凤仪伸出指尖轻轻刮过他的额头、眉骨、鼻梁来到薄唇,青葱指尖在他的嘴唇上绕啊绕。

    “裴少爷,如果我吻你,你会不会像白雪公主一样醒过来?”伏趴在他的身侧,她将长发拨到一旁,缓缓俯低身……

    一双长手臂突然扣住她,她霍地睁开眼,迎上他满是兴味的眼瞳。

    “恭喜你,公主,你终于把王子吻醒了。”

    “臭美!你是王子吗?”被当场抓包的她羞涩地想推开他,却敌不过他强大的手劲。

    裴若谦手一施力立刻将她拉到床上,接着他利落地翻身欺压在她身上,将她囚困在自己的双臂之中。

    “喂,你别压着我!”

    “我觉得这姿势挺舒服的。”

    她噘高嘴大声声明。“别想我会跟你在这张床上做什么!在结婚之前,我绝对不跟任何人发生关系!”

    他频摇头。“我不是任何人。”

    “对,你不是人,你是猪、一只色猪!”

    他笑得无比灿烂。“谢谢恭维。”

    忝不知耻的家伙,没救了。“喂,起来!”

    “不要。”

    裴若谦将她的双手举高钳制在枕头上,在她的惊呼声中吻住她的唇,将她吻得头晕目眩分不清天南地北,然后炙热的双唇缓缓落下,在她雪白的颈脖留下一道湿濡的吻痕,令她情不自禁地娇喘嘤咛。

    “我喜欢听你为我发出这种声音。”他吮吻她以示奖赏。

    她羞恼极了!“裴、若、谦!”

    “我知道你不要。”他安抚性的又吻吻她。“可是我要嘛!”

    他嘟起嘴装可爱,让她气得牙痒痒却又无从发泄。

    “你、你这个装无辜的王八蛋!”

    “呵呵,我答应你,我们只跑垒,可是不挥全垒打,你说这样好不好?”

    “你!”

    “还有异议?所以说女人不可以太宠,不然会很难伺候,既然你觉得不挥出全垒打很可惜,那我只好服从你的命令努力‘挥棒’……”

    “我才没有命令你!”

    “好吧,我是很好商量的人。那我们就维持原提案,只跑垒不挥全垒打,我记住了!”

    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被钳制双手的她动弹不得,意识逐渐迷离。“你爸妈会进来……”

    “不会,他们知道你在帮我‘看病’。”

    “你无耻……”

    “我喜欢自己为你变得无耻。”

    “你的脸跟钢板一样厚!”

    “这样才配得上你啊。”

    “你……”

    频频被打扰性致的他不满的皱眉。“喂,我们正在打棒球,你不能专心一点吗?唔,手伸出来环着我的肩膀。喂,先说好,我把你的手放开,你不能把我打成猫熊哦!”

    “不打你啦……才怪!”双手一被松开,尹凤仪立即抡拳出击。

    “哎唷!”这下黑轮又出现了。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对我?找我‘打棒球’?等你捧上结婚证书再说!”

    “可恶,说好不打熊猫眼的嘛!我要报仇!”他飞身一把扑倒她,两人就在床铺上火热亲昵地爱抚嬉闹,那是属于爱侣之间的情欲天堂。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我不能理解,裴为什么突然间不爱我了?”回到房间的琳达握拳嘶吼。

    颓然跟随在后的沈哲瞥了她一眼。“我也不懂啊,为什么尹小姐说她认识若谦哥比认识我还要早?分明是我介绍他们两个人见面的啊!”

    “够了,别说了!”她愤怒地爆出怒斥。“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裴都说了,他要和那个姓尹的女人结婚……我要喝酒!阿哲,过来坐在这里陪我喝酒,喝了酒这些事就会全部消失不见了!”

    “好,喝酒!我陪你喝,我们两个一起喝!”打开桌上的威士忌,他迅速倒了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