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言情进修班 下一站煮妇

作者: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眠未眠

    【备选标题】二流明星/总裁求嫁/潜规则爱情

    【故事简介】所有人都认为陈墨迎会红,可在娱乐圈打滚了这么些年,她 一直是个二流明星,就算傍上了天程总裁程靖然也依然如此。因为程大总 裁不想让她红,他只想让她给他生个宝宝,过上相夫教子的生活。

    《二流明星》

    你说一辈子,我就信你了,谁叫我这辈子,就只碰上了你这么个乱七八糟的男人呢。

    Chapter 1

    陈墨迎要死了。

    她捏着那张胃癌晚期的单子蹲在朝阳医院的大门口,也顾不上形象了,在光天化日的狗仔队犀利的镜头之下,嚎啕着哭了个痛快。

    上午拍戏时,饰演男一号的天城当红小生齐宣意外被点燃的火药炸伤了侧脸,他们这个戏的核心人物就是这个男一号,陈墨迎还有剧中其他林林总总的男男女女,就像太阳周围的一圈尘埃物质,都是可有可无的陪衬。

    导演当即就下令全员停工,全剧组都护送着这个金贵的太阳来医院,结果出来了,齐宣的脸只是个轻伤,敷药敷上半个月包准见好。

    同行的化装师杜洁说:“也给墨迎查一下吧,我觉得墨迎最近有点不对劲。”

    确实是不对劲,她最近总是眼前发黑,吃什么都没胃口,无端呕吐,脸色憔悴得连粉底都盖不住。

    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剧组的人几乎全走光了,就只有杜洁留下了陪她。

    “怎么样?有什么情况没?是不是你有程总的孩子了?”杜洁迎上来,眼中带笑。

    杜大姐是天城总裁程靖然的脑残粉丝,要不是如今还有个三岁半的女儿,她可真心想把程靖然勾引上床。在她心中,就是程总在手,天下我有。

    陈墨迎不敢告诉她结果,杜洁跟了她这么些年,是真心对她好,把她当妹妹似的疼着,作别人妹妹的,怎么好意思让姐姐为自己伤心呢。

    她心虚地看了一眼杜洁,心里暗道程靖然的孩子哪里有这么好怀,嘴上却这样说:“医生说,我大概是因为睡眠不足劳累过度了,以后多多休息就好,没什么大病。”把杜洁打发去接女儿放学,自己却真是趁着没人,可着劲地哭了一通。

    第二天,陈墨迎发现自己登上了报纸头条,照片难得的占了大半个版面,标题更是难得的凄凉悲楚:当红小生齐宣因伤入院,前辈陈墨迎崩溃痛哭,戏里戏外总是情!

    她越看那张照片,发现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真是把她痛哭的样子拍得奇丑无比。

    正感慨着,床上的手机响了,陈墨迎接通,对方的声音好听得跟大提琴奏出来似的低沉迷人,可说话的口气却跟臭水沟里的烂泥似的那么可碜渗人:“陈墨迎,你长能耐了是吧?连我程靖然的绿帽子都敢随便戴?”

    陈墨迎被他恶心了一顿,啪地就把手机摁死了,心想他程靖然这是耍得什么套路,大前天刚把她给撵出来,现在又嚷嚷着被戴了绿帽,给个巴掌再给颗甜枣吗?怎么这枣这么酸呢?

    管他酸不酸呢,反正和她无半毛钱的关系了。

    Chapter 2

    陈墨迎是个二流明星。

    她十九岁出道,演过镜头三秒钟的路人,也演过没有台词的丫鬟,等到三年之后,才终于在《夜来风雨声》这部古装大剧里,饰演了个有分量的女配角。

    通宵不睡的对着镜子练习,吃饭的时候都在背台词,这样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在影后顾澜生以及在娱乐圈多少占有分量的演员加盟的情况下,陈墨迎出人意料地斩下了最佳新人奖。

    之后,从最佳新人奖到最佳女配角奖,大大小小的奖拿得挺多,等来等去就是没等到那个决定性的最佳女主角奖。

    所有人都说,陈墨迎是必定要红的,就差一部让她红起来的好戏。

    可她等来等去,那部戏到底是没有等来,于是就处在了这么一个要红不红的尴尬境地。

    也不能怪陈墨迎,她是真心想往实力派的路上发展,但是程大总裁不愿意,凡是她的女主角,丢过来的剧本都得让她愁眉不展好几日。

    从签了天城开始她就只演过心灵单纯白痴家世一穷二白的市井小女子,男一号还总是多金又霸道,男二号总是温柔又帅气,还每次都是先喜欢上男二号,后来才和男一号互生情愫,这种套路她现在想想脑子就已经疼了。

    这种剧一出,必定在一帮狂热粉丝身后跟着一大群骂声。

    陈墨迎接下天城安排的狗血言情剧《星光知道我爱你》的时候,她的经纪人苏西率先摔了本子。

    “陈墨迎,这种剧情你也敢给我接下来,这写的什么玩意!男主角为了女主角,让人开车撞死了女配角肚子里的孩子?写这剧情的人三观君都阵亡了吧!”

    苏西是她的经纪人,有着漂亮的面相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据说家庭殷实,进入圈子里纯属和父母怄气,陈墨迎和他见面的机会还没和化妆师见面的频繁。

    陈墨迎安静地看着他发脾气:“这是程靖然安排下来的,不是我不想演或者你不想接能决定的,两主角的饰演者最近发展得都不错,收视应该不会很低。”

    苏西听见程靖然的名字,躺到沙发上不说话了,心里却在想,这种套路,也就程大哥耍得出来。

    这是程大总裁在耍心机,这种戏,很少会让人真正红起来,而他,偏偏就不想让陈墨迎红起来。

    一个人有多红,她就有多辛苦。

    程靖然可不愿意让陈墨迎累着,她应该在二十七八的时候就退出去,给他生个宝宝,每天围着围裙在家做饭,过相夫教子的生活。

    Chapter 3

    程靖然第一眼就爱上了陈墨迎。

    天城七月中旬的庆功会上,到处是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明星模特,面上带着优雅却虚伪的笑容,眼波流转地在寻找自己今晚可以献身的主角。只有她,站在那里,不动声色。

    当时的陈墨迎身边是潮水般拥挤喧扰的人群,但也许那时程靖然被灯光迷住了眼,他始终坚持当时他只看见了陈墨迎一个人。

    她的背后,无数霓光流动,她站在那里,表情淡漠,整个人都像从海水中走出来的一样,无比的干净。

    程靖然的直觉告诉他,他的爱情来了。于是他握着手中盛着红酒的杯子,走过去轻轻地碰了碰陈墨迎小手中的酒杯,清脆的响之后,陈墨迎略微诧异地看向了他。

    “程总。”对面的人态度生疏又恭敬地这样叫他。

    程靖然单刀直入:“今晚有约没?”

    对方诚实地摇摇头:“还没有,我在等苏西来。”

    那小崽子现在指不定在哪个男人的床上翻滚呢,程靖然这样想着,心中更加愉快:“不知道你今晚肯不肯赏我一个脸,我们——”他悄悄贴进陈墨迎耳畔,说出后面的“共度良宵”。

    程靖然觉得自己这一招玩得是风流潇洒得心应手,搞得陈墨迎脸颊通红,她红着脸垂着头的样子,却是让他更为心动。

    陈墨迎知道今天晚上可能会要发生的事情,所以给经纪人发了短信之后,坐上了程靖然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沉默地任它将她载向自己的命运。

    郊区的别墅里,他霸道又粗鲁地卸下她身上所有遮挡,她生涩而羞涩地回应他。

    “程总,我想……”要个女一号。

    程靖然轻轻地吻住她的嘴,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陈墨迎在那一刻,疼得落下了眼泪。

    陈墨迎告诉自己,付出的是肉体,没有爱情。

    Chapter 4

    程靖然是极少会留女人在自己床上过夜的,但是对于陈墨迎,他有自己的另一番打算。他是个浪漫主义的人,一夜情之后趁着天蒙蒙亮拿把玫瑰求婚的戏码是绝对有可能出现的。

    可是一夜激情之后,半夜里程靖然起来喝水,一摸身旁,竟然是空的!

    陈墨迎对于花名远播的程大总裁避之不及,在他吻上她嘴唇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她是没打算让自己清清白白地进来再清清白白地出去的,可是自己的贞操什么都没换来,这样的交易让陈墨迎很伤心。

    于是半夜里,觉得休息得差不多的陈墨迎小心翼翼地从男人怀里抽出自己的手,洗了把脸后,穿戴整齐地走了。

    翌日,程大总裁把人叫到办公室,尽毕生之所能地嘲讽这个有些畏惧地站在他面前的人。

    可是陈墨迎站在他面前,除了发抖就是咬嘴唇,一句话都不反驳,弄得他越来越火大。

    “我告诉你,昨天的事,老子跟你没完!”

    陈墨迎气得浑身发抖,心问这还有没有理了,说得像我嫖过他似的。

    “你胆子不小啊,把老子当成人工按摩棒了是吧?用完就扔!你信不信老子封杀你!”程大总裁吼得理直气壮。

    陈墨迎糊涂地站在那里听他发脾气,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委委屈屈地说:“我没有拿你的任何东西。”

    程大总裁险些被嘴里的茶呛到:“好,算你狠!那陈墨迎,你做我的情人,随叫随到,斟茶倒水陪聊陪睡,一样也不能缺,我每年给你三部戏的主角,如何?”

    他原本想拿这种话来侮辱她,可陈墨迎的表情,是很认真很认真地在思考,然后她点了点头,说:“好,谢谢程总。”

    程靖然在那一刻觉得,这个女人是上天派来克他的。

    这之后,陈墨迎也有些踌躇,程靖然该不会是因为爱上她,而她那晚不告而别,所以才冲她发脾气的吧?

    但是这种想法很快被二十三年来的恋爱经验否定,她一个二流明星,哪里都不出众,程靖然爱上她什么呢?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程大总裁也不知道。

    对于爱情,有人信奉细水长流的温吞,有人却坚信一见钟情的浪漫。

    可是有时候,爱情说来就来,就像龙卷风,毫无信号和预兆,所到之处,一切防备都崩溃妥协。

    程靖然就是爱上陈墨迎了,谁敢说不。

    Chapter 5

    就情人来说,陈墨迎是跟在程靖然身边最久的一个。

    程大总裁有个众所周知的爱好,叫喜新厌旧。

    三年间他身边换了不少人,就是没把陈墨迎给换下去。

    而且,程靖然虽然骄傲又浪荡,藏娇的金屋多得数不过来,但海区那套他视之为家的别墅,确确实实是只有陈墨迎在那住着。

    而程靖然,不管是和哪个女人上床,完事了晚上是一定要回海区别墅的。陈墨迎是个好情人,像妻子一样按时做饭,无论多晚,都一定会等程靖然回家。

    从不发脾气,也从不出风头,争风吃醋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从不做。

    程靖然对于这种情人是很满意的,可对象是陈墨迎,他就不那么待见了。这他妈的哪是有一丁点喜欢他,要是有一丁点喜欢他,怎么着也得和最近新得宠的女人拼个你死我活啊。

    陈墨迎对于程大总裁的其余情人一向是绝不多问,当知道最近程靖然宠上了清纯玉女赵璐萍的时候,她还是那副淡定的脸。因为无论如何,海区别墅的女主人是她不是别人,这就说明,程大总裁是有那么一点点在乎她的。

    所以那天当陈墨迎回家,看见赤裸着双腿只披着一件长衬衣的赵璐萍时,着实是有些吃惊。

    “墨迎姐回来了,程总在楼上洗澡呢。”赵璐萍走近,让她看清她露出来的脖子上和大腿上的吻痕,那张年轻的脸上带着异常清纯美丽的笑容。

    陈墨迎没说话,她今天刚刚去医院作了复查,如果没救了,她就先和程靖然分手,要瞒着杜洁,自己偷偷地死掉。

    随她们猜测她在做什么,随便她们骂她咒她,就是不能让她们伤心。

    赵璐萍打断了她的沉思:“墨迎姐,程总明天要接我来这里住了,你看……”

    陈墨迎抬起头看着那张年轻漂亮的脸:“你的意思是,我该收拾东西离开,对不对?”

    “既然都知道了,那就快点收拾吧。”楼上的男人洗完了澡,擦着未干的头发走了下来,身下围着一条宽大的浴巾,肩膀周围全是口红印。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陈墨迎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生气,人都要死了,再争什么都是无用的了。

    程靖然看着面前的女人,表情阴沉:“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在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终于,陈墨迎开了口:“程总,我马上收拾行李离开,不过,分手费可以按三十万算吗?”

    别怪程靖然发愣,他设想过的一闹二哭三上吊或者两个女人扭打在一块的局面都没有出现,这件事完结得太快,他还没反应过来。

    看敌人痛快地收拾行李,走得连人影都看不见了,赵璐萍看着捂住脸坐在沙发上的程靖然,讨好地贴上去:“以前前辈们都说墨迎姐薄情,我还不太相信,今天亲眼所见,心里还是不能相信,程总,你对墨迎姐这么好,墨迎姐怎么一点旧情都不念呢。”

    见程靖然不为所动,姑娘自作聪明地认为程大爷现在急需要一个人同仇敌忾,于是更加殷勤地黏糊过去:“程总,墨迎姐都这么做,你怎么不做点什么呢?”言下之意就是该封杀就封杀,该打压就打压。

    程靖然听见她这么说,一下子就把人给推出去,一脸悲愤:“谁说我什么都没做,她气得我头疼!”

    陈墨迎提着行李又回到她之前住的小公寓,这个小公寓曾经是好友简颖的。

    简颖,曾经也是如日中天的女明星,却因为和圈内某天王一段扯不清的旧情,一夜之间身败名裂,再也无法翻身。

    简颖离开时苍白的脸颊,落魄的眼泪,全都印在了陈墨迎心上,让她知道,在这个圈子里,爱情是个不能随便碰的东西。

    可现在,她环顾着这间小公寓,想起往事,眼泪噌地一下就掉了出来。

    阿颖啊,我到底还是步了你的后尘。爱情这东西,真的能啃得人尸骨无存。

    Chapter 6

    赵璐萍是最近才出道的清纯女星,年龄小,脸蛋漂亮,容易捧,红得速度非常快。

    陈墨迎在片场看剧本的时候,正赶上赵璐萍姗姗来迟,看见熟悉的脸,两人都微微一愣,很快都挤出微笑来。

    一个笑是得意的:“墨迎姐,我还是新人,请多多指教喽。”

    一个笑是无奈的:“大家一起努力就好。”场面上的话幸亏练得多,还能撑得住。

    这个戏是去年十一月份天城开始筹备的,准备接档今年四月完结的被抛了不知道多少棵烂白菜的狗血都市言情剧《求你爱我》,主演是模特出身的文雅从和赵璐萍,二人站在一起,一个忧郁中带点沧桑,一个清纯中带丝柔弱,颇有金童玉女的风范。

    可惜陈墨迎的角色是个狂拉仇恨的配角,不值得让人品味。

    第一出戏就在雨中拍摄,漫天的大雨中,赵璐萍饰演的女主角楚楚可怜地站在男主角的病房外,像人鱼一样,美得吓人。

    连导演都不计较她糟糕的演技,愣是给这个镜头来了个长达五分钟的特写。

    接下来,就是陈墨迎饰演的坏心眼女二号,冲下病房,狠狠地甩给她一个巴掌。

    “你还要脸不脸!我管你们精神恋爱还是肉体恋爱,你这个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你他妈的就该去死!”说完,一巴掌就要挥下去。

    按理说,陈墨迎的这一巴掌用个借位就可,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在她的手掌挥下去的那一刻,赵璐萍略微仰起了她的脸。

    于是,啪的一声响后,导演方敏诧异地喊了停,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愤怒:“陈墨迎,有你这么对待新人的吗?”

    赵璐萍的左脸颊上,浮现出刺眼的掌印,眼角下还黏着细小的血丝,那是刚刚被陈墨迎的指甲划到的。

    苏西刚喝完一瓶罐装可乐,顺手就冲着导演砸过来:“你跟谁说话呢,你这个戏还要不要拍了,不就是不小心打了个真巴掌吗?又不是纸糊的,打不烂!”

    “苏西!”陈墨迎拽住了苏西的袖子,压低声音恳求他,“别这样对导演说话,你有那个能耐敢这样,我没那个能耐,这是我今年的第一部戏,我不想把事情搞砸。”

    苏西平日里和她也不大亲近,这会儿倒是收起了性子,颇诧异地看她一眼:“谁说你没那个能耐的,你当你家那位是吃白饭的?”

    陈墨迎不知道该怎么讲,只能无奈地说:“你是我的经纪人,请多为我想一想,我还没结婚,不要随便帮我弄诽闻啊,我又不喜欢炒作。”

    “搞了半天原来你会讲笑话啊。”苏西摸着下巴看着她,“你家那位说你是个挺无趣的人,相处这么久,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算了不说这个了,你眼线都掉了,去休息室里补个装吧。”

    片场休息时,方敏看着赵璐萍脸上那个巴掌印都快急哭了,他拍这个电视剧不容易,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波折,天城才肯把赵璐萍拨给他。这小女孩虽然演技欠佳,但架不住人家正处在人气爆红时期,接演的偶像剧每每都勇夺收视冠军。

    再说了,娱乐报上的绯闻可不是虚的,赵璐萍晋升为程靖然新任情人现在可是全城皆知的事。要是没有程靖然允许,记者敢这么写吗?

    陈墨迎走在没开灯的走廊里,休息室的门虚掩着,灯光露出来,刺眼得很。人凑在一起除了吃饭打架滚床单,还可以八卦。

    “演技好又怎么样,还不是个二流明星,有赵璐萍漂亮吗?有赵璐萍红吗?”女N号这样说。

    “人家赵璐萍可是程总捧着的,她能和人家比吗?”男N号说。

    “这你就不知道了,她呀,也是程总的情人,而且跟在程总身边时间最长,圈里都说程总想娶她做妻子呢!”灯光师说。

    “她那张脸看不出来多漂亮啊,程总怎么喜欢这种类型?”女N号的助理笑着说。

    “你这说的就不对了,说不定人家床上功夫过人呢!”女N号回她。

    一阵哄笑。

    陈墨迎站在门口,不想进去。人人都有言论自由,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冲进去给自己找难堪。只是听他们这么说,怎么嗅到了羡慕嫉妒恨的味道了呢。

    看样子还没人知道她已经被程靖然扫地出门了。

    胃越来越疼了。

    陈墨迎弯下腰,蜷缩起来。如果这样就死了,那可真是太凄凉了。

    无人会在她的葬礼上痛哭,无人会捏着她的照片一遍又一遍地想念她,茫茫人海中,她就作了那片孤独浪花,风过后,又重归于寂静。

    寂寞比死亡更让人害怕。

    Chapter 7

    复查结果出来了。

    对面的年轻医生表情凝重地看着陈墨迎,几次动了动嘴唇都没说出什么话来。

    陈墨迎觉得他不适合坐在这里,如果丢掉这身白大褂裹上骚包的露肩毛衣和紧身牛仔裤,他有可能成为一个受到无数少女追捧的偶像明星。

    “陈小姐,我们很抱歉……”终于,他艰难地开了口。

    陈墨迎挤出个笑来,心里却是凉了一片。怨天,怨地,都不如怨自己。这辈子,孤苦伶仃,毕业后执意要踏进演艺圈,为的不过是死后多些人挂念罢了。她这一生无疑是失败的,生下来爹和娘就先后跟着别人跑了,把她一个人丢在年迈的奶奶身边,好不容易长大,却连个肯将自己捧在掌心疼爱的人都没有。

    “你直接告诉我,我还剩下多少日子?”

    “陈小姐,我们非常抱歉!”年轻医生激动地站了起来,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由于我们医护人员的失误,对您的病情做出了错误的诊断,给您带来了诸多不便我们深感愧疚!您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您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被人捅了一刀后按着胸口倒地打算等死,结果睁眼后发现那刀其实被捅在前面的人身上了?

    更困扰的问题来了,三个月的身孕,程靖然知道了会杀她灭口的吧。

    陈墨迎突然想起以前有个和程大总裁上床的歌星,动了点小手段怀上了孩子,程靖然当街扔下四十万的支票和一句话:“不打掉他你试试?”

    多么差劲的男人啊,我们一起鄙视他!陈墨迎这样想着,还是给这个男人打去了一个电话:“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有了你的孩子,你会逼我打掉他,不要他吗?”

    程大总裁估计在开会,二话不说就发起怒来:“陈墨迎你给我打掉他试试?”

    ……这个句子好像有点不对劲?她还没细问,大爷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陈墨迎站在风中犹豫良久,还是拨通了杜洁的电话。

    “姐,我可能……活不长了。”

    “陈墨迎你跟老娘说什么呢!老娘白疼了你这么长时间,你说死就死啊,你的良心让狗给糟蹋了啊!”

    陈墨迎说:“我好像有了他的孩子,他看上去不太高兴,似乎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姐,这个孩子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一定会把她生下来,他如果敢叫人伤害这个孩子,我就先死给他看。”

    杜洁一下子就清醒了:“墨迎你说什么呢?你,你有程总的孩子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现在才给我说!我算是白疼你了!阿姐这个伤心哦!”

    陈墨迎有点摸不准事情的发展过程了,只能陈述自己的命运:“他不可能会想要这个孩子的,那么多的好女人,他都不肯留下她们的孩子,怎么会留下我的孩子呢。”

    杜洁被她给逗乐了,心说那是因为他爱你啊,那些女人都是炮灰,同时也深深地埋怨起程靖然来,这多大点的事儿,这你情我愿的就差直接送入洞房了,这男方还非要摆出一副花心浪荡子的薄情嘴脸来,还特他妈的深入人心。

    想到这,她急忙说:“对了,我给你说的那个电视剧你看了没?要是没看就快点去看看吧,看完了你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就这样了啊,孩子她爸回来了,我得作饭去了,千万记得看呀!”

    这俩人就是一个缺爱一个缺心眼,随他们折腾去吧。

    如杜洁所料,程大总裁动用了一切手段和人脉,安排了无数个保镖包围了陈墨迎的住所,别说是狗仔队,就算是只苍蝇也能给他掐死在门外。

    接下来,就等着他的浪漫求婚了,然后陈墨迎就各种惊喜各种感动眼泪汪汪啊什么的,退出圈子,结婚生子。

    他的这些心思,陈墨迎不知道。陈墨迎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心中一片冰凉。

    电视上的女人跟她遭遇极其相似,名气不太响亮的小模特爱上了潜她的男主角,可惜怀孕之后,男主角却安排了一群黑衣人,把她痛打了一顿,孩子也流产了。

    陈墨迎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眼眶通红,那里正有一个不被祝福的小生命在慢慢地成长。

    如果她能坚持把这个电视剧看完的话,会惊喜地发现,这个小模特是本剧的炮灰之一,女主角在这集结尾才会露面,同样是被潜,可是人家潜出了真爱。

    Chapter 8

    陈墨迎为了肚中的小宝贝,狠心斩断了自己的优柔寡断,当夜就收拾好所有的行李,在程大总裁安排了无数个保镖的前提下,翻墙跑了。

    程靖然知道了急得想杀人,他想了想,给杜洁去了个电话。

    杜洁在电话里摁着他就是一顿狠骂:“我操你的,你摆谱都摆到老娘这里来了?我早前说过什么,要你好好地待墨迎,她这个人又脆弱又敏感,是个惹人怜惜的弱小动物,你大爷的倒好,睡完这个睡那个,吃喝嫖赌不知道学好,墨迎有了孩子,你不知道让她幸福快乐地做个准妈妈,偏偏给她气受,现在怎么着,人家跑了是吧!”

    “是我对不起她。”程靖然很少有这么诚恳的时候,因此他一摆出这副诚恳的面孔来,就算是假话,也总能让人信他。

    他说:“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我是真喜欢她,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她了。可是她总是那么一副淡然的表情,我也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喜欢我。我把赵璐萍弄到海区别墅,就是为了试探她,结果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干净利落地把行李收拾好,走了。我知道她有了我的孩子,想好好对她,可是她不接受,她现在又跑了,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我是真的又急又担心。”

    杜洁听了直想笑:“晚了!你早管着干什么去了?”

    程靖然不急,就那么诚诚恳恳地在电话里哀求:“嫂子,你帮帮我吧,我现在真的是毫无办法啊。”

    杜洁应着,关了电话。

    那段时间程大总裁暴怒,走路的时候像带着鬼火,看见谁就点爆谁。后来在杜洁的提醒下,果断地冻结了陈墨迎的所有可以出钱的卡,饭卡啊公交卡之类也不幸地遭其毒手,更是连发三百条追命短信,势必要陈墨迎自己给他走回来。

    他都掏心挖肺得做到这种地步了,陈墨迎要再不回来,他就……他就去找她!

    杜洁看着自家男人那张英俊的脸,心想自己幸好是个豪放派的,谈婚论嫁一路畅快。两个闷骚又死心眼的人凑在了一块,太累人了。

    Chapte9

    这天李春华正在二楼自家厨房里做饭,心想着等会叫小月给对门刚搬来的小姑娘送上几盘水晶饺,小姑娘二十岁出头,一个人住,也没见有什么人来看她,出门回家总是戴着副夸张的大墨镜,怪叫人心疼的。

    小月这时从阳台上怪叫起来:“妈!是活的!会动的!”

    李春华心道莫非是捡了个什么东西回来,擦擦手走到阳台上,往下一看,登时就愣住了。

    那张她们在报纸上电视上看过无数次,只有在重大场合才会露一次面,人气直逼当红明星的天城娱乐的总裁程靖然,就在她们家阳台下面,倚着那辆骚包鲜艳的红色法拉利,左手提着一大袋子薯片什么的膨化食品,笑容闪亮地躲避着从隔壁阳台上丢出的类似枕头啊食品包装袋啊拖鞋啊剪刀啊挖耳勺啊之类的攻击物。

    周围有一大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我们不闹了,陈墨迎,我爱你,跟我回家!”

    “你快走开吧,求你了,老天爷会保佑你的,我们就这样好聚好散吧。”

    “我爱你,你爱信不信,但是,你就算不为我,也要为我们的孩子着想,你忍心让他一生下来就是没有父亲的小孩吗?”

    “你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谁说我不想要的!”

    见阳台上的陈墨迎露出一个茫然的表情,程靖然扩大声音:“陈墨迎,我们结婚!”

    围观群众这时终于派上了用场,齐齐鼓掌助威:“结婚结婚!结婚结婚!”一个居委会的老大妈眯着眼瞅了瞅二楼阳台上站着的姑娘,嗓门响亮:“闺女,你们这是真的还是拍戏呢?人家小伙都做到这地步了,怎么着咱们也得给个回应不是?”

    程靖然站在那里无耻地继续招摇:“陈墨迎,我发誓会爱你一辈子!你要是不接受,以后老子天天来你小区楼下骚扰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你说一辈子?当真?”

    “一辈子,说到做到!”男人微笑,眼睛在阳光下像被镀上了一层金子,温柔闪耀。

    陈墨迎悻悻地放下了那只已经举起夜用加长版苏菲准备攻击的手,表情露出一丝释然。你说一辈子,我就信你了,谁叫我这辈子,就只碰上了你这么个乱七八糟的男人呢。

    后来,人家群众说,昨天那真的是来拍戏的,要不然天城娱乐的总裁怎么会在他们小区里,对着一个名气不够响亮的小明星发情求爱呢。

    只有小月一个人拍着胸脯向镜头保证,程总裁啊,绝对是爱着陈小姐的!你几时见过这样的他,在镜头前,在报纸上,在电视里,哪一个他不是冷若冰霜的一张脸,仿佛全世界都与他无任何关系,但是只有昨天,在陈墨迎面前,他用那么温柔的眼光看着她,我确定,那是深爱的目光。

    尾声

    粉丝都知道陈墨迎嫁给程靖然了,但到底是怎么就嫁了,谁也不知道。

    程靖然扣下了今早的娱乐报,估计广大人民群众是没有机会了解事情的真相了。像程大总裁这么小心眼又坏脾气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昨天那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流露到市面上呢。

    不过,这标题倒是起得满有水平,挺符合他的心意的。

    “大震撼!天城总裁屈身求嫁,二流明星成功上位为一线情人!”

    捧着手里的热牛奶,程靖然看了一眼卧室里正和各种育儿书奋斗的陈墨迎,微微地笑了。

    这样还挺不错,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