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欢喜冤家 网游之轻功缘

作者: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绯虹

    标题:网游之缘来是你 男二的逆袭 摔出个老公

    简介:玩游戏遇见自己暗恋的男生该怎么办?当然上下其手把暗恋变明恋啊!唐心玥就是这么做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游戏里的人跟现实中喜欢的那个,有点对不上……

    1

    我和皓然无极的缘分,源于我巨渣无比的轻功操作。

    那时候我刚通关了仙剑奇侠传五,心底对于龙幽和小蛮的分别极其抑郁,于是,就想寻个网游来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

    经朋友推荐,我玩了炒得巨火无比的网游。

    因为是新手,对于游戏没有太多了解,我玩了最好上手操作的一个职业,然后,我发现了轻功这一绚丽的招式。

    以前我也玩过游戏,但从没玩过有轻功的,于是,我对于轻功异常的热衷,每次做任务都是咻咻的飞过去。

    但轻功这个东西,用不好的话是会被摔死的。

    我遇见皓然无极的时候,正是我轻功气力用尽,摔死在他面前。

    皓然无极骑着马,连停都没停,就从我的尸体上踩了过去。这时,他没有在意,我也没有在意。

    但缘分这个东西,真的特别说不好。

    虽然我不是每次都会摔死,但不知道为什么,十次摔死得有八次是摔死在皓然无极面前。最后,他终于受不了这血腥的一幕了,从原来的视而不见到下马帮我复活,再到教我如何用轻功,终于和我结下了孽缘。

    为什么说是孽缘呢?

    因为我们是两个势力的,相爱相杀。

    其实我说的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皓然无极,我认识。

    而且,我喜欢他。

    2

    我的等级终于到了能刷副本的最低限制了。对于轻功,我也不会那么渣的经常摔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看见皓然无极,必然会手指抽搐,再次死在他面前。

    【系统】您已血气耗尽,是选择一分钟后原地复活,还是现在回到复活点?

    【附近】皓然无极:……

    我喝了口热水,擦了擦鼻涕,泪眼朦胧的缩在被窝里看着皓然无极下了马帮我复活。

    【附近】皓然无极:你装备都摔碎了。

    【附近】花月:没办法,没钱修,碎就碎吧。

    【附近】皓然无极:我带你刷副本去吧,你再这么摔下去会有心理障碍的。

    我揉了揉因为高烧而刺痛的额头,很勉强的应了一声。

    【附近】花月:我没刷过副本,不会。

    【附近】皓然无极:有YY吧,我教你,一边打字一边刷副本太麻烦。

    【附近】花月:嗯。

    登了YY后,我头重脚轻的又去接了杯热水,再次缩回床上。因为高烧,我的嗓子哑得厉害,鼻音也很重,导致皓然无极一听我开口就愣了。

    我咳嗽了两声:“放心,我是女的,就是现在状态不好,听起来声音很粗。”

    皓然无极笑了笑:“无所谓,只是我一只以为你是个小姑娘,没想到,跟我差不多大。”

    我“切”了一声:“玩萝莉身形的不见得就是萝莉,也有可能是怪阿姨。”

    皓然无极还是笑:“是,还是个爱生病的怪阿姨。”

    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改天再刷吧,你这状态,扛不住这副本,你先去休息吧。”

    我勉强的瞪了瞪眼睛:“我答应师傅今天升到40级。”

    皓然无极沉默了下,很快的开口:“如果你信得过我,把你帐号密码给我,我给你升级,反正我满级了,今天的日常也做完了。”

    我最信得过的就是你啊!再说我那破号就算删了也没啥事。

    我极其痛快的把帐号密码发在了YY的公屏上。

    虽然第一次跟他说话这么快就结束了,但我觉得他说的对,以我目前浑浑噩噩的状态,没准哪句话没经过大脑就把自己暴露了。

    退了YY,就着开水我吞了一袋安瑞克,随后倒头就睡。

    3

    第二天醒来之后,终于觉得好了点,至少不是浑身发烫了,宿舍里空荡荡的,估计都去上课了。

    刚觉得精神了一些,饥饿感顿时扑面而来。

    抓了件大衣套在睡衣外面,简单的梳了下零乱的头发,我揣着饭卡走出了寝室。

    因为正是上课的时间,食堂里人很少,我抽着鼻涕跟食堂阿姨要了一份热面打包,哆哆嗦嗦的往外走。

    门口的卫生员正兢兢业业的拖着地,拖得地面直反光。

    我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绕过卫生员,抬高了腿准备迈过旁边的水桶,却没想到我高估了自己。昨天烧了一整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现在浑身酸软无力,腿根本抬不到水桶的高度,我只觉得一个恍惚,脚下一绊,手中的热面瞬间脱了手,随后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这一下摔得可不轻,我只觉得膝盖一阵钻心的疼,满眼的金星,整个人趴在地上根本起不来。

    勉强在卫生员的搀扶下支起身子,我抬起头看向我丢到一边的热面——惨不忍睹,旁边一双运动鞋上还挂着好几根面条。

    我极其抱歉的抬头看向那双鞋的主人……

    还是那句话——缘分这个东西,真的特别说不好。

    游戏中我无数次摔死在皓然无极的面前,隔天,我就趴在他本人的面前,还把面条洒了他同学一鞋子。

    季浩然看见我显然也没反应过来,倒是他同学赶紧过来把我扶起来。

    我揉了揉还想打喷嚏的鼻子,借着那个男生的手站起身:“同学,不好意思啊!这鞋,我帮你刷了吧。”

    那男生伸手架起步履蹒跚的我,连声说道:“没事没事,不过你……没事吧!”

    我很感谢他的绅士风度,只是看着季浩然在我面前我有些紧张:“这两天身体不好,有点掌握不好平衡。”

    那男生很干脆的扶着我到一边的餐桌上坐着,仔细的打量着我:“我送你回宿舍吧。”

    我的视线还盯在季浩然身上:“你不用吃饭?”

    “我是来买烟的,早就吃完了,从这回宿舍比较近。浩然,你等我一下!她腿磕破了。”男生招呼着季浩然。

    季浩然应了声,站在原地打起了电话。

    听了那男生的话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膝盖这么疼,低头一看——血腥得不忍直视。

    男生二话不说,蹲下身轻轻的卷起了我的睡裤,皱了皱眉:“不行,你这得包扎,创口太大,容易感染,去医务室吧。”

    随后,没等我有反应,这男生直接把我背起,走出了食堂。

    我对着季浩然依旧打电话的背影默默泪流。

    4

    医务室门没锁,但屋里没人。那男生陪我坐了一会就坐不住了:“我给你上药吧!我是学医的,不用担心。”

    我当然知道你是学医的,因为季浩然也是学医的。

    我默默的点头,看着他再次蹲在我面前,这次他戴了医用手套,卷起我的睡裤,手里拿着医用酒精和药用棉花,垂下长长的睫毛,低声说:“可能会有点疼……”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我忽然就觉得这男生有点眼熟。

    想了半天没想起来他究竟是谁,我也就不想了,只是安静的看他给我擦着酒精。

    这男生长得不错,动作很熟练,就是不知道他怎么了,手有些抖。

    我有些无力:“不用担心,我不怕疼。”

    男生嘴唇微微一抿,轻轻的吸了口气,手指便不颤了:“那就行。”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我本来就是跟不熟的人没什么话聊的人,此时便移开了视线。

    “你是,唐心玥吧。”好一会,男生开了口。

    我点头:“嗯,你认识我?”

    男生笑:“校广播站的播音,我记得你的声音。”

    我挠了挠鼻子:“我现在嗓子都毁成这样了你还能听出来……”

    男生又抿了抿嘴唇,没说话。

    又等了一会,男生终于站起身:“好了,这两天不能沾水,明天再换一次药,回去吃点消炎药,就没事了。”

    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就准备走。

    “唐心玥,你不记得我了?”忽然,那男生在我身后开口。

    我回过头,挑起眉毛诧异的看着他。

    男生摘下手套,丢进垃圾桶里:“我叫苏远,我们早就见过的。”

    【团队】皓然无极:然后呢?

    【团队】花月:然后我死活没想起来他是谁,他到最后也没说,不过送我回宿舍的时候又给我买了份热面。

    和季浩然在食堂的奇遇绝对不容易再发生第二次,我决定趁他对我还有点印象的时候,趁热打铁,赶紧让他知道我是谁。我相信经过我巨细靡遗的形容我的整个遭遇,他绝对知道我唐心玥就是花月,花月就是唐心玥了。

    【团队】皓然无极:可能他不好意思吧。

    我想了想苏远白净的脸和给我上药时哆嗦的手,认可的点点头。

    【团队】花月:也许吧。

    原本我以为发生了这么巧的事皓然无极肯定就直接告诉我他是谁了,但他没说。不过没关系,只要你知道我是谁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来做。

    从那之后,我总会假装不经意的提起学校周围的一些标志性的建筑,以及我最近又在学校里干了什么,后来跟皓然无极YY语音的时候假装不经意的和舍友聊天,“唐心玥”三个字经常性的被我舍友叫出口。

    嘿!我就不信你还能挺得住。

    5

    这个皓然无极果然能挺得住,一直没说出口,偶尔在校园里偶遇到季浩然,哪怕两人已经对视了,他也会像看个陌生人一样挪开视线。

    倒是苏远,起初看见我几次都会问我腿怎么样了,后来又遇到几次,也会点头微笑。

    因为他经常跟季浩然在一起,所以后来季浩然看见我也会回以微笑了。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心花怒放!

    几次交谈下来,我和苏远的关系倒是近了许多,虽然我依旧想不起来他是谁。但每次他眨着他长长的睫毛对着我笑,我就总会有种我红杏出墙了的感觉。

    在游戏里,我开始经常性的跟皓然无极厮混,就连他身边的朋友们我都混熟了。

    【团队】桃之夭夭:花月,你是敌对势力我们忍了,你当副本混子我们也忍了,但你别添乱啊!皓然是抗BOSS的,你引了一堆小怪过来他肯定不能不管啊!他灭小怪这BOSS就追我们啊!我们薄皮大馅的可扛不住!

    看见聊天窗口蹦出来的话,我回过神来,赶紧不乱跑了,老老实实的跟在皓然无极的后面不乱动。

    【好友】皓然无极:不用管他们,这副本就算死了也得东西,他们不经常死,装备耐久度高,你经常摔死,装备真碎了就不好合了。

    我嘿嘿的笑。

    【好友】花月:这么关心我啊!

    他倒是也大方。

    【好友】皓然无极:毕竟你在我面前死了太多次,我都不忍心了。

    【好友】花月:艾玛!你光说不忍心,倒是给我修修装备啊!

    【好友】皓然无极:好你个没良心的,你以为你到现在装备还没摔碎是因为什么!还不是老子每次都帮你升级给你换耐久度高的装备!你当你现在的70级都是自己升的呢!

    我赶紧狗腿的拍马屁。

    【好友】花月:是是!浩然最好了!

    【好友】皓然无极:……

    我故意把“皓然”打成“浩然”,皓然无极完全没有否认的意思,我真真是暗自窃喜。

    【团队】桃之夭夭:俩人这么半天都没说话,肯定是私聊呢!

    【团队】无敌大香蕉:私相授受都怀孕啊都怀孕~

    我哼了哼,直接按了轻功,人物在空中两个蹬腿,直接越过BOSS跳进BOSS身后的悬崖里。果然,我前脚刚跳下去,皓然无极就跟了上来,跟我一起摔死在悬崖里。

    虽然我看不见BOSS的动作,但屏幕上很快就蹦出一行字。

    【系统】您的队员已全部死亡,是否重新挑战?

    我十分得意的在聊天框里打出一排“哈哈哈哈哈”,随后点了重新挑战。

    【团队】桃之夭夭:我靠!你俩果然是奸夫淫妇双贱合璧!

    我翘着二郎腿悠然的喝着热水。

    【团队】皓然无极:多谢夸奖。

    起初我一直一边看着皓然无极一边把他的形象往季浩然身上靠,后来发现,我对季浩然丝毫的不了解,我了解的只是游戏中的皓然无极,我实在想象不出现实中对我礼貌有加又有点冷漠的季浩然在游戏里是这样的。

    但我真的特别喜欢游戏里的他!

    只是……既然他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为什么就没对我有丝毫的亲近呢?

    6

    下了晚课后,回到寝室我就急急忙忙的上了游戏,不过只看见一条皓然无极的留言,告诉我他晚上有场篮球赛,不能玩游戏了。

    这可是显示我贤良淑德的好时机啊!

    我立刻奔下楼买了一瓶矿泉水,直奔篮球场。

    我显然是来晚了,等我奔到篮球场上的时候明显是已经进入决赛了,只有一个球场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从女生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中,我很清楚的从中听见了两个名字。

    苏远,季浩然。

    努力钻进人群中我才发现,苏远和季浩然是两个不同的球队——原来他们两个是两个班级的。

    我在女生之中努力的向球场里喊了一声“苏远”,但瞬间就被淹没在其他人尖叫的浪潮中。

    但在我闭嘴的那一瞬间,原本还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苏远突然转过头,准确的定睛在我的位置,忽然对我粲然一笑。

    我心底忽的一跳,没想到他会听见,便情不自禁的对他也露出一个笑容。

    苏远一愣,瞬间就被季浩然从手底下抢了球。

    我哈哈笑,又跟着另一边的女生一起高喊“季浩然!季浩然!”

    苏远倒也不生气,扭过头继续追季浩然手下的球。

    这时我才有时间去看裁判身边的记分牌——不错啊!苏远班级的分比季浩然班级的高了将近二十分。

    身边的同学说还有二十多分钟这场才结束,我索性退出人群,坐在球场后面的椅子上,耐心的等待着。

    不过十分八分的时间,只见苏远拨开人群走了过来,坐到我身边。

    场上还有女生遗憾的“哎呀”声。

    看着苏远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喘息的样子,我条件反射的把手中唯一的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苏远抬头看了我一眼,也没谦让,接过矿泉水仰头就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双手支在身后又喘了半天气才开口:“怎么才来?”

    没去纠正他应该先问“你怎么来了”而不是“怎么才来”,我自然的回答:“有晚课,刚下课。”

    苏远应了一声,套上一件运动服,没再说话。

    沉默了一阵,我突然想到他怎么突然下场了:“你是犯规太多被罚下场了么?”

    苏远笑:“怎么可能?太累了,休息休息。”

    我看着场上更大声的“季浩然”的尖叫声,忍不住调侃他:“你这一休息喊你名字的就少了,一不小心丢了一堆崇拜者啊。”

    苏远竖起了衣领,缩了缩脖子:“崇拜者有什么用啊!还不如自己喜欢的喊一声有用。”

    我的笑容一僵,立刻转过头继续看球赛,不出声。

    入秋的天气已经很凉了,我只穿着一件薄T恤和牛仔裤,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就开始觉得胳膊直起鸡皮疙瘩,屁股底下也开始发凉。

    一阵夜风吹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苏远几乎是立刻拉下外套的拉链。

    我立刻伸手制止了他的行为:“我不冷!你不用脱!”

    苏远又笑:“谁要脱衣服给你了!没看我们班已经落后了么?休息够了,我该上场了。衣服你先帮我拿着。”说完,不容我拒绝,苏远直接脱下外衣丢到我腿上,原地跳了两下,向篮球场上跑去。

    我握着苏远温暖的外套,原地呆了一下,忽的就觉得耳根有些热,喉咙有些痒,赶紧就拿起一旁的矿泉水喝了一口。

    喝完之后才意识到这是苏远喝过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瞬间涌上我的心头。

    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我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苏远的衣服叠好放在椅子上,拧好矿泉水瓶,火燎似的跑回了宿舍。

    唐心玥!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7

    认识季浩然,是在大一的辩论赛上,他是正方三辩,我是反方二辩。整场下来,几乎都是我和他的针锋相对,最后,他身边的二辩低声跟他说了句什么,在我条理清晰的罗列了一堆反方证据之后,季浩然懒洋洋的站起身,似笑非笑的对着我开口:“感谢反方可爱而美丽的二辩,让我不忍心反驳你给出的理由……”

    年仅十七岁的我立刻在台下的哄笑声中面红耳赤。

    随后,他淡然的说出的所有话我都没听清楚,让我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最后,我们系输掉了那场辩论赛。

    我几乎不敢与他对视,像只鸵鸟一样藏着头离开了赛场。

    一个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男生,很容易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俘获人心,而我,在那一瞬间,清晰的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

    不过那届辩论赛的最佳辩手却不是季浩然,貌似是那个二辩,我在大二的时候还在校园明星中采访过他,不过大二那年我做的校园明星采访的学生实在是太多了,没想起来那个最佳辩手究竟是哪个。

    我的整颗心都放在季浩然身上,我知道他拿了奖学金,进了学生会,交了女朋友,又分手了。

    我像个花痴一样努力收集着有关他的一切信息,然后知道了他在玩的游戏,以及他在游戏中的名字——皓然无极。

    起初我也想一起玩,可不巧的是当时我对游戏一点热情都没有,几次提醒自己要下载游戏都会忘,后来索性就不玩了。

    直到室友给我推荐了连白痴都会玩的仙剑奇侠传五,我才正式踏入游戏大军中。

    然后又玩了那款网游,然后遇到了皓然无极。

    我觉得这是老天指给我的一条把暗恋转成明恋的路,却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苏远,转移了我的视线。

    从那次篮球赛结束之后,我不敢出门,生怕再遇到苏远,让我再动摇两年的感情。

    登录游戏的时候忽然提示此号已登录,估计是皓然无极,我便没强行登录,转而登了皓然无极的号。

    我看着上次登录与我一样的IP地址,我忍不住有些烦躁。

    季浩然,你要忍多久?还是你就是喜欢这种与我交往的方式?你就不能趁着现在我还喜欢你多一点就主动一些么?

    我的号在线,而且正在郊外升级,已经74级了,离皓然无极这个号不太远。

    我操作着皓然无极的号,用了轻功,然后瞄准正在打怪的我的号,摔死在她面前。

    【附近】花月:……你是来拉仇恨的么?我六万八的血你都能摔死,你是飞多高啊!

    我趴在地上等60秒的复活时间。

    【附近】花月:我再玩两天你就能满级了,刚刷了场副本暴了个极品双兵,我留到你包里了,80满级的装备还差一个饰品少个七级的石头,剩下的都全了,我去刷无双英雄传试试能不能刷出来。反正你满级之前肯定能出来。

    还没等我说话,聊天框里就蹦出来一条私聊。

    【私聊】黑白琴键:皓然,你要的七级石头我找到卖家了,他要直接卖人民币,不卖金,我最后砍价从三千到两千六,我就把你给我打过来的钱直接给他了,我现在把石头给你送过去么?

    我顿时一蒙。

    因为我上号的时候几乎都是跟皓然无极混副本,玩轻功,从没搞过自己的装备,我从来不知道这个游戏里的装备要这么贵。这个游戏人物一共要六件装备五件饰品,每件都要打上三块石头,据我所知,顶级的装备要打四颗七级石头,剩下的四级五级六级的石头都要好多颗,多少钱我不会算。

    按皓然无极的话来说,我是就差一颗七级石头装备就齐了,那岂不是已经打好了三颗?

    一瞬间我就觉得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的厉害。

    黑白琴键的私聊一条条的跟了上来。

    【私聊】黑白琴键:还有啊!你别再显摆你刷的那两个加暴击的凤纹双戒了,我老婆都要嫉妒死了,死活要跟我离婚让我也刷凤纹双戒再跟她求婚,你怎么就那么喜欢那个只会添乱的花月?就她那渣操作,都白瞎那对戒指了,更别提你给她弄的装备……

    【私聊】黑白琴键:对了,你要做凤冠霞帔的材料收齐了么?我这还有二十个金丝线和六个象牙纺锤……哎呀!花月一定乐死了!

    我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脑袋里混乱一片。

    季浩然,你到底要干什么?

    【附近】花月:你先去玩,我做完这个任务再找你。

    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对我没有好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明明就知道我到底是谁,游戏里你都要跟我求婚了还这么装傻……有意思么?

    我猛的扣上笔记本,掏出手机,拨出了个手机号。

    “喂?苏远,你有时间么?我想跟你聊聊。”

    8

    大老远就能看见苏远迈着两条修长的腿向我的方向走来,时不时的还会有两个路过的人跟他打招呼,苏远笑得亲切。

    “要跟我聊什么?”放了一杯热奶茶到我手心里,苏远随意的坐在我身边。

    奶茶的热度不断烫着我的掌心,对于苏远的体贴,我突然觉得很愧疚,心底也很不舍,只是握着奶茶不说话。

    估计苏远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收了那股散漫的劲头,跟我一样身体前倾,双肘支在膝盖上,凑到我身边,低声问:“怎么了?”

    温暖又清朗的声线传进我的耳朵,我情不自禁的一颤,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仰躺在椅子的靠背上,看着黑漆漆的天空,蓦地开口:“我有喜欢的人了。”

    苏远呼吸一窒,但很快的开口:“继续。”

    “是在游戏里认识的,他对我很好很体贴,让我越来越喜欢他,我知道他是谁,相信他也知道我是谁,我始终压抑着这份感情,只是想等着有一天他会主动跟我告白。可今天在我玩他的号的时候突然知道他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为了做了很多很多,他花了大把的钱帮我弄装备,他刷了极品戒指要跟我求婚,他收材料要为我做婚服里最漂亮的凤冠霞帔……”像是怕只要我一停就会失去勇气一样,我噼里啪啦的说着,渐渐的坐直了身体,看向表情不知为何变得兴致盎然的苏远,“你说如果他不喜欢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如果他喜欢我,他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苏远刚要张嘴,我立刻打断:“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早就喜欢他,他做这些只会让我更喜欢他,既然他不找我,那我就去找他。”

    苏远显然很惊讶:“你早就喜欢他?”

    我点头:“对,大一的辩论赛,那时我就喜欢他。”

    苏远看似十分勉强的收了笑,略显高深的开口:“所以呢?”

    我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我要跟他告白,我要告诉季浩然,我喜欢他。”

    苏远有一瞬间的呆愣,怔怔的看着我。

    我假装听不见自己疯狂的心跳,只是强作镇定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反应。

    好久好久,苏远像是想到了什么,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哈”了一声,反问:“你喜欢的是浩然?”

    我深吸了一口气:“是,从大一辩论赛时他调侃我可爱而美丽时就喜欢他。”

    苏远死死的盯着我,抿直了嘴唇,又问了一遍:“原来你喜欢的是浩然?”

    我吞了口口水,点点头。

    苏远猛的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仰头狠狠的呼了一口气:“我真是……”

    我死死的捏着手中的奶茶,不敢出声。

    我早就想过苏远会有的反应,也想过我跟他说这些的后果。但我一定要这么做,我不想这边继续着我和他的暧昧那边再跟季浩然告白,这对苏远不公平。

    好一会,苏远几乎踩烂了我面前的那几块石路,终于又坐回我身边。

    “苏远……”我刚开口想安慰他一下,刚刚还垂头的苏远突然伸出双手捧住我的脸,凑过来在我的唇上狠狠的一吻,随后便推开我,转身离开。

    “祝你成功。”

    一句话,随着夜风,轻轻的飘了过来。

    我捂着唇,在那条长椅上坐到深夜。

    9

    隔天早上,我登了游戏,给皓然无极留言,告诉他今晚七点我在篮球场旁边的第二个长椅旁等他,便去上了课。

    一整天,我都紧张的要死。

    一想到我终于要跟皓然无极告白了,我就觉得心脏跳得厉害。

    他对我那么好,他一定是喜欢我的吧……如果他不喜欢我,又怎么会……

    晚上下课后,我早早的回到宿舍,换了七八套衣服仍觉得不满意,最后眼看着要到时间了,只好穿着白天的那套衣服奔了出去。

    季浩然正坐在那条长椅上一边看球场上正在打篮球的学生一边抽着烟,对于我的到来丝毫没有感觉到,直到我站在他面前跟他打了声招呼他才看见我。

    看着他随意又平淡的神情,我突然有些不确定——他真的是游戏里那个我喜欢的皓然无极么?

    我坐在他身边,同他一起看那向篮球场,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开门见山的说:“我喜欢你。”

    语气随意得连我都不信。

    季浩然露出当初辩论赛上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唐心玥,你确定你喜欢我么?”

    我点点头,像是背课文一样开口:“是啊!从大一辩论赛上你说我可爱又美丽我就喜欢你。”

    季浩然笑了笑,灭了烟,双手交叉在脑后:“那句话,是苏远让我说的。”

    我眉头一皱:“苏远?”

    季浩然点头:“对,他说你太犀利了,得转移下你的注意力,就让我那么说,没想到,你的注意力真被转移了。”

    我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季浩然眯了眯眼睛:“苏远一直都比我聪明,他知道说什么最有攻击力,所以那届辩论赛他才是最佳辩手……你应该知道吧!大二那阵你还采访过他。”

    只是几句话,立刻就把我心里打的那一堆腹稿全部推翻,我着急的打断他的话:“那句话是苏远让你说的?苏远就是当初的二辩?”

    季浩然斜睨了我一眼:“你怎么会不记得他?苏远那么帅……”

    许是看我的表情太认真,季浩然也收了调侃的口吻:“你真不记得苏远啊!大一刚开学军训时你中暑昏了过去,是苏远把你送到校医室的,听说你昏迷时抱着他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迅速的回忆起来——的确有这么个事,是有个男学生把我送到医务室,后来我父母来接我的时候他还帮我系了鞋带。我记得我迷迷糊糊看那个蹲在我眼前的男学生时还觉得他的睫毛特别长……

    是了!怪不得当初苏远给我膝盖擦药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在哪见过他……

    我闭着眼睛整理了一遍有些乱套的思路,抛出我遇见皓然无极前的一切怦然心动,急匆匆的拿出我最喜欢他的理由:“你不是玩游戏么?游戏里叫皓然无极?你其实一直都认识我对么?”

    这回季浩然没有反驳:“对,我玩游戏,游戏里的确叫皓然无极,我也一直都认识你。”

    我情不自禁的松口气,像是劝慰自己一样的开口:“那就好,你是皓然无极就好,我喜欢的就是你。”

    不过季浩然很快开口打断了我的自言自语:“不过那个号我半年前就给了苏远,现在的皓然无极,一直都是苏远……对于我一直认识你这件事,校广播中心的第一女主播唐心玥,又有几个不认识的?”

    我忽然就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只剩下季浩然的一句话一直在脑子里回想——现在的皓然无极,一直都是苏远……一直都是苏远……

    那么,为我弄装备,为我刷极品戒指求婚,为我做凤冠霞帔的,都是苏远……

    我喜欢的那个皓然无极,也是苏远……

    季浩然突然对着发呆的我露齿一笑:“苏远一直都喜欢你,你的每期节目他都按时听,每次的校内活动,在那么废的音响中只要你一开口他就能听出来。所以,你们两个第一次语音的时候他就知道花月是你,你都不知道当时苏远有多高兴……这都大三了,这几个月是我认识苏远以来,他最高兴的几个月……虽然今早苏远跟我说你要跟我告白的事我觉得很荒谬,觉得是你们两个在联合起来耍我,根本就不想来,但苏远看起来很受伤,我就准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唐心玥啊唐心玥,你居然这么笨!你喜欢我什么啊!你喜欢的只是一个看起来像我的影子,而那个真实的人,明明就是苏远。”

    10

    那天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宿舍的,脑袋里一片混乱。

    睡了一觉过后,我才开始梳理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

    大一的时候,我的确是喜欢季浩然,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让我想忘都忘不了。但从辩论赛结束之后,我和他就没了任何交集,只是远远的看着他,那种怦然心动渐渐的就淡了,说喜欢他、收集他的消息,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直到我在游戏里遇到了皓然无极,又在现实里遇到了季浩然,我才觉得这是种缘分……

    只是我没想到,这种缘分,其实一直是苏远……怪不得季浩然对我一直都很冷淡……因为我认识的皓然无极根本就不是他!

    我后来喜欢皓然无极,是因为他对我好,因为他正经中又带着痞气又深情的性格,而这些,季浩然却一点都没有。

    我忍不住闭着眼睛抓住头发——苏远啊苏远,你和我,到底谁才是笨蛋!

    我在宿舍又躺了两天,却在我决定去找苏远的时候,受伤了……

    不过这次的病是个意外,晚上去水房打热水的时候,一个女孩的水壶一不小心摔碎了,她自己倒没什么事,反倒是她身边的我,小腿上被飞溅的热水烫了好几个水泡,晚上睡觉的时候让我自己压破了,结果就有点感染。

    在室友的帮助下,我又一次到了医务室。

    却在看见校医回过头的一瞬间,让我忍不住有种拔腿而逃的冲动。

    沉默了许久,我尴尬的打了个招呼:“苏远,这么巧啊……”

    苏远垂下眼睛:“校医有事请假了,今天让我帮她看一天办公室。你又怎么了?”

    我把室友都赶回宿舍,才一瘸一拐的走到他身边,笨拙的卷起了我的睡裤。

    苏远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唐心玥,你果然是个笨蛋。”

    苏远拿了一堆医用工具坐在我面前,小心的抬起我的脚放在他的膝盖上,仔细观察着我的小腿。

    此时我很庆幸我身材不错。

    在给我去皮的时候,苏远的手依旧很抖。

    我忍不住再次开口:“不用担心,我不怕疼。”

    苏远手下一顿,呼了一口气,抬头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闭嘴!”

    我听话的闭了嘴,却没看自己的腿,转而就看苏远长长的睫毛——他这是紧张吧……

    不过贴纱布的时候真的很疼,我忍不住轻轻的缩了缩腿。苏远停下动作,抿了抿唇,手抖的厉害,脸色发白。

    我心底轻叹——苏远,你究竟有多喜欢我啊。

    我凑过去,轻轻握住苏远冰凉的手,小声的开口:“苏远,我错了,我不知道皓然无极是你。”

    苏远低头不做声。

    我继续说:“是我笨,我不知道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

    这次苏远才抬头:“你不是喜欢季浩然么?”

    我笑的尴尬:“那不是认错人了么……我喜欢的是游戏中的皓然无极,就是你呀苏远。”

    此时苏远的脸上才有了一丝不明显的笑意:“真的?”

    我赶紧点头如捣蒜,表明立场:“真的真的。”

    冰山融化。

    我轻轻的呼了口气:“不过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搞出那么大个乌龙。”

    苏远的睫毛轻颤:“我是想等你满级的时候跟你求婚的时候再告诉你,谁知道中间出了差错。”

    我一看见他的睫毛就心痒痒,又跟他凑近了些,小声嘟囔着:“那我都认错了,你再跟我求婚呗!”

    苏远的耳根有点发红:“……厚脸皮。”

    ……色心大发这种事我真的不想承认啊!

    我实在忍不住,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苏远苏远苏远”的叫个不停。

    苏远咬咬嘴唇,低吼一声“别叫了!”凑过来就堵住我的嘴,我心下大喜,赶紧搂过他的脖子,谁知……

    “嗷~~~~苏远你这混蛋!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贴纱布!”

    11

    “唉!苏远,你早点说就好了!”

    “早说有什么用!当时你有好感的还不是季浩然!”

    “最开始我对季浩然只不过是对偶像的那种喜欢,我以为他是皓然无极才喜欢他的!”

    “谁叫你笨!”

    “不过,听说我所有的节目你都有收听……哈哈哈哈!我一想到一个大男生抱着收音机就觉得好蠢啊!哈哈哈哈~~~”

    “……我不求婚了……”

    “哎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

    缘分这个东西,真的特别说不好啊!